04
08
2022

知识简报丨世界工业谷之海洋谷系列(二):挪威的海洋产业布局

  挪威,是世界上第二狭长的国家,拥有无数充满魅力的峡湾和岛屿。这个长达5万公里以上海岸线的国家,拥有国际领先的海洋产业,并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产业集群,也是世界上少有的实现了海洋经济产业完全聚集的国家。

  挪威是一个与海洋关系密切的国家,这个历史恐怕要追溯到公元800年的维京时代,那时挪威土地上的维京人就已经开启了船舶制造和经营的发展史。8-9世纪,进化到靠帆航行的维京战船,对欧洲北部施加了长达数个世纪的恐惧。交通主要依靠航海的挪威,到19世纪末,已经是世界航运业三强之一,其船队运量远大于国内的需要,给外国做海上运输的运费,是其主要收入之一。

  二战中也保有强大航运实力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挪威虽然被德国占领,但却在捕鲸船、班轮运输和坦克船制造方面得到了巨大发展。同时,二战时期虽然挪威政府流亡海外,但依然控制着上千艘规模的商船队,这支船队对英军以及其他盟军提供了巨大的运输支持。

  二战后,挪威依靠传统的海洋运输业优势,在短短五年内,就摆脱了战后经济的衰败。在1950年代,依靠自身丰富的渔业、林业和矿业等资源,挪威锁定出口为导向的外向型经济模式,尤其是在造船业方面,50年代的挪威依然在近海特殊船用设备和渔船生产等领域拥有先进的技术,生产份额占当时世界的9%,其中六成用于出口,帮助国家快速进入了经济发展的稳定期。

  1969年,挪威首次在自己的大陆架发现了石油,并在1971年在正式开采,从此进入了石油时代。至90年代,挪威取消石油生产限额,引得大量外资涌入挪威石油行业,生产量暴涨。最高时挪威石油出口量曾位居世界第三,以及世界第七大天然气生产国。

  挪威在海洋产业的升级过程中,石油产业起到了核心作用。实现了通过石油产业带动海洋产业多个环节转型升级的目标。

  挪威虽然依靠石油资源迅速步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但是并没有像众多海湾国家那样极度依赖石油,而是将资金用在升级传统优势技术与行业上,包括海上运输、造船、渔业等,也包括石油产业自身所需要的石油设备制造方面。挪威从60年代开始增加知识经济的发展理念,促进传统优势项目向深度发展。

  挪威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支持和鼓励可以和生产技术产生联系的科研机构等组织的发展,尤其是工程技术教育类的组织,加速应用型技术加入到生产中。同时政府也组织了相关的技术中介机构,加强技术与生产的联系。这种高强度的R&D的投入力度,让挪威不管在石油行业,还是在造船和渔业等方面都实现了技术的迅速提升,完成了海洋产业的整体升级。海洋产业技术升级的核心环节——挪威研究理事会‍挪威研究理事会(The Research Council of Norway)负责制定研究战略和拨放研究资金的国家级机构。

  该理事会通过其目标明确的多项基金计划使国家性研究政策得到具体实施。挪威研究理事会还为挪威政府、行政管理部门和研究团体提供研究政策方面的信息和建议。具体工作目标为:提高挪威的整体科研能力与水平;增强在贸易、工业、社会等重要领域的科研工作;促进科研体系内的分工与合作;促进科研结果的产业化。

  作为一个拨放基金的战略性机构,挪威研究理事会资助的领域既包括基础和应用性研究,也包括创新性研究。其资金六成来自政府,其余来自社会。引领大学等科研力量的使用下设重点研究中心(SFF),实施重点研究中心计划,使更多的挪威研究人员和团体和国际水平看齐。

  目前已建立21个重点研究中心,附属于各大学及研究机构。引领国家创新突破方向下设研究创新中心计划(SFI),是挪威研究理事会主持负责的国家级计划。为一流的研究团体和设有研发项目的企业之间的长期合作项目提供资金,以达到推动创新的目的。已成立14个研究创新中心。

  下设绿色能源研究中心(FME),已建立8个绿色能源研究中心,研究领域包括风能、太阳能、生物能源、绿色能源设计、能效以及二氧化碳处理。围绕海洋打造的主导产业领域经过战后几十年的发展,挪威围绕着海洋,打造了全方位的产业集群,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少数的海洋产业各大领域完全聚集的国家之一,海洋产业占全国40%的总产值以及一半的出口额。

  挪威具有传统的造船行业优势,虽然从20世纪70、80年代开始,在亚洲国家造船业生产效率的挤压下,挪威船舶产量下滑严重,但却开始转向以高技术含量为主,尤其是在特种船舶(如运输石油、天然气、化工品、汽车、滚装船)和深海船舶的生产,以及海工支援船(OSV)和化学品运输船等领域居世界领先水平。此外,在近海特殊船用设备和渔船生产等领域也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挪威的造船业已经逐渐从生产本身转移到开发新的技术解决方案上,完成了向知识密集型产业的转变。

  1972年,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成立。在挪威政府通过不断通过收购、兼并民间采油公司后,Statoil逐渐成为了世界上顶尖的深海石油钻探,以及远洋运输领域的龙头企业,也成为了挪威海洋油气业向海外出口相关技术的大平台。70年代的石油危机更加速了挪威北海油气的开发进程。挪威在海洋油气领域下大力提升技术含量,成为了主要的先进油气开采船舶的生产国。

  同时,在这种向海洋油气开采技术转向的过程中,众多的船厂开始转型成为了海洋油气业中关键设备供应商,以及设备安装服务商等。在海洋设备领域,挪威的生产商参与到了海洋产业供应链全部环节之中,如动力和推进系统、管道系统、航行设备、热系统、配件、钻井设备、定位系统等。NME研究表明,挪威的海洋产业供应了全球5%的船舶装备,且其船舶装备产量的70%用于出口。

  挪威在海洋金融方面发展迅速,以航运和海洋油气设备出口等为核心,构建了完整且专业度极高的金融支持体系,成为了不输于伦敦的另一大全球性海洋金融中心。自70年代以来,挪威开始大力支持用出口信贷的方式协助企业出口海工设备或技术,并逐渐构建起来以传统银行信贷、出口信贷及担保、债券、股权融资、PE以及MLP(有限合作基金)等金融服务所组成的海洋金融体系。此外在航运方面,挪威也大力发展了船舶融资、船舶保险等金融业务。

  工业软件是各个工科领域不可或缺的“神器”,挪威在开发海洋软件方面也是世界强国之一。如由挪威船级社(DNV GL)推出的著名的海洋工程分析软件Sesam,从1969年第一个商业化版本Sesam69发布开始,经过多年的优化,Sesam已经成为海洋工程结构分析的行业标准软件。

  挪威的海洋专业服务业占海洋经济比例达20%,仅次于钻井平台与船舶。除海洋金融以外,船级社、经纪和港口服务也是海洋服务业的优势,代表就是全球领先的专业船舶服务机构挪威船级社(DNV GL),业务涉及船级服务、认证服务、技术服务等方面,也涉足船舶设计领域。挪威船级社现已在100多个国家经营业务,设立了约300个分支机构。

  挪威水产业是支柱产业,冰冷且纯净的海水是其先天的优越条件,这样的水域条件提供了包括鳕鱼、鲭鱼、鲱鱼、绿青鳕和黑线鳕等重要品种的海产品。凭借着6000多艘海洋捕捞船,以及近300万吨的渔产品捕捞量,挪威是世界十大水产品生产国之一,向全球150多个国家供应海产品。挪威水产业最有优势的还不单单是捕捞量,而是其发展渔业与水产养殖的同时,能够很好的保持海洋环境清洁以及安全。通过发展先进的海水养殖业,以及鳕鱼捕捞的配额制等先进手段,挪威成为了当今世界上水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典范。

  根据不同地方所具有的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挪威全国形成了分工明确、各有所长的海洋产业集群。

  1、奥斯陆峡湾地区:外贸海事集群。以挪威首都奥斯陆为中心的地区,以外向型的海洋经济为主,涉及产业比较齐全,包括以海洋金融和船东总部为主的海事服务业,也包括海上电子和水下设备的制造业。

  2、南部地区:海上钻井设备与生产服务中心。以挪威的“石油之都”——斯塔万格为中心的南部地区,濒临挪威最早发现近海石油的地点,因此成为了石油经济发展的先驱。与海上钻井相关的钻井平台设备制造是优势产业。此外众多国内外石油企业的总部或分公司,以及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石油主题展会,也让南部地区成为了重要的生产服务中心。

  3、豪加兰/桑霍兰地区:对外海事集群。这里的海洋经济首要特征就是众多的海事管理和信息部门,包括挪威海事局和欧盟的相关海事部门等。同时具有在欧洲范围内的航运船舶协调调度职能。

  4、西部地区:工业运输中心。以挪威第二大城市卑尔根为中心,拥有数量庞大的运输船队,这些船队由众多专业化的运输公司所经营,之所以说专业,是由于它们的运输满足了海洋中的各种环境条件——近海、深海、离岸和海底等,而这种运输能力是由强大的本地造修船业,以及海上救援和海洋医学研究等体系支撑起来的。

  5、西北地区:离岸作业的结构建造以及设计中心。强大的渔业以及食品加工行业,且国际化程度高。针对海上油气开发吸引大量国外公司进入,油气开发设备设计与建造也是优势。

  6、中部地区:国家科技知识中心。依靠挪威顶级的理工科院校与研究机构,成为国家级的研究中心地带。

  7、北部地区:北极海事集群。凭借深入北极圈的地理优势,打造北极科考的基地,并且为挪威开发北极海域的油气资源提供服务。在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下,这里也是渔业中心,甚至远至罗弗敦群岛的捕鲸都以这里为最终基地。历数那些主要的海洋产业中心

  在各个地区不同的专业化产业分工基础上,也形成了各地区的核心产业聚集地,他们共同构成了挪威完整的海洋产业体系。

  奥斯陆拥有航运、总部经济、海事服务和海上设备制造等比较齐全的海洋产业链条,是欧洲重要的海事知识中心,拥有约1980家公司和8500名海事部门员工。而其中实力最为突出的是海洋金融领域。全球领先的海事之都2019年(The Leading Maritime Capitals of the World 2019)排名中,奥斯陆排名世界第七,尤其是在海洋金融与法律方面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伦敦。奥斯陆海洋金融的发展离不开作为首都的便利性,以及自汉萨同盟时代开始展现的扼守斯卡格拉克海峡的海上十字路口属性,靠着日益发达的航运业,拥有世界第六大规模的船队,这些航运资源是奥斯陆发展海洋金融的良好基础。DNB是挪威最大的金融服务集团,其船舶融资、海洋能源融资等业务居世界前列。挪威出口信贷银行和挪威出口担保机构也都在奥斯陆,加上挪威金融管理局的监管政策配合,让奥斯陆成为世界先进的海洋金融中心。

  挪威的第四大城市,是挪威海上石油产业的发迹地,也是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的总部所在地,被称为挪威的“油都”。全市的主导产业就是海上石油开采与航运,尤其是海上石油平台的制造尤为先进,占全市制造业份额的40%,拥有像Aibel AS这样的全球领先的海上石油设施设计及制造龙头企业。此外,航运业也比较发达,拥有挪威第四多的船队注册数。近年来受到石油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在保持石油领域优势的同时,也在逐渐向高科技与创新创业方向探索与转型。

  海于格松由上佳的鲱鱼捕捞港发展而来,今天依然是主要的鱼类食品加工基地。此外,海事信息与管理也是海于格松的主要功能所在,2006年开始,挪威海事局就设立在了海于格松,作为贸易和工业部下属的国家部门,主要负责海上船只的安全与海上环境安全工作。海于格松还是挪威海岸管理局的全国五个办事处之一,负责周边的海上航行服务与领航及其基础设施管理等。再加上欧盟5大海洋信息中心之一的北大西洋信息管理中心也在此,因此成为了监管北海至挪威海之间广大海域船舶运输,并协调海上交通的信息中心。

  卑尔根是挪威第二大城市,依靠水产养殖及加工、海上石油工业、航运以及海洋技术研究等领域的雄厚实力,被称为挪威的“秘密首都”。在工业方面,海上石油炼制、造船、机械、金属加工及食品加工业都是其优势。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在卑尔根设立有重要的部门,负责地球物理、钻井技术、海事技术和油田开发技术研究等领域。

  因此,海上石油相关产业也是卑尔根重要的支柱产业。海军学校、卑尔根海事技术学院和石油技术学院等高校和技术学校支撑起了海上石油领域的产业人才供给。在海洋技术研究方面,海洋研究所(IMR)(欧洲最大的海洋学研究中心之一)再加上卑尔根大学(石油,气候研究等学科)构成了海洋研究的主力。

  其中,海洋研究所作为全国性的综合型海洋研究机构,在海洋生态系统和水产养殖领域进行研究并提供咨询服务,同时向国家有关部门进行汇报,是挪威最大的海洋研究机构。此外,在今年石油行业波动的情况下,卑尔根在科创领域进步明显,其核心推动者卑尔根技术转化中心(BTO),支持着卑尔根最大的创新孵化器Nyskapingsparken。

  而且卑尔根科创的一大明显特征在于,大量科创项目继续围绕石油相关领域进行,主要原因在于创新主体人群是从原本石油行业中退出的经验丰富从业者,开发出众多石油领域新技术,如研发逆岩石物理建模工具的Rock Physics Technology公司;专注于使用深海作业的无人机提供海洋环境探测和数据收集服务的Seasmart公司等。

  奥勒松的主要产业是水产业和航运业。这里是挪威最大的渔港,拥有众多大型鱼类养殖公司与渔业公司,如峡湾鲑鱼公司等,同时也是挪威第三大集装箱港,以及挪威第四大出口港,注册船队数量则位居挪威第三。

  6、克里斯蒂安松(Kristiansund)——海洋食品贸易与海上石油造就的小型国际都市

  拥有最好的渔场之一,鱼类加工行业发达,配合发达的国际运输业,生产的鳕鱼和腌鱼肉大量出口至拉美以及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与这些国家经济联系密切;再加上便于开发Haltenbanken油田——全球最靠北的海上油田之一,吸引了荷兰皇家壳牌石油等国际石油公司入驻,作为一座只有2.4万人口的小城,这里聚集了英国、荷兰、葡萄牙、芬兰和拉脱维亚等五国的领事馆。

  特隆赫姆是挪威最主要的科学研究中心,被称为“挪威硅谷”。这里不仅聚集了多所挪威顶级大学,还拥有众多国家级科研机构。其中最著名的是挪威科技大学(NTNU),作为挪威全国最顶尖的工程学与工业技术的研究中心,曾经四次荣获诺贝尔奖。

  从挪威科技大学独立出来,并保持着紧密合作关系的SINTEF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大的独立研究机构,拥有1,800名员工,其中1,300名员工位于特隆赫姆。双方的紧密合作包括共同使用实验室和设备、NTNU人员负责SINTEF的项目,而SINTEF员工也在NTNU任教。合作还包括近30个长期研究中心,以及约200个实验室的共享。

  这种合作关系成为了世界上所有技术大学中最密切的产业研究联系之一。此外,SINTEF与奥斯陆大学以及挪威乃至全球的其他研究机构也存在广泛合作。SINTEF的增长最强劲的时期是1970年代,这与挪威石油行业不断增长的技术需求有关。

  其下包含挪威船舶工程研究所(MARINTEK),电力供应研究所(EFI)和大陆架测量研究所(IKU)和渔业和水产养殖研究所等。另外,挪威地质调查局(NGU)也位于拉德特隆赫姆,挪威地质调查局的主要工作包括收集、加工和传授与基岩,矿产资源,矿床和地下水的物理,化学和矿物学特征有关的知识。

  由于临近北极海域,可以捕获大量优质的鳕鱼、虾和鲱鱼,因此特罗姆瑟的渔业非常发达,Kaldfjord,Sommarøy,Tromvik和Kvaløyvågen等公司大量出口渔业食品,而且挪威海产品委员会的总部也设在这里。

  海事科技发展也颇有亮点,尤其是近年来的太空定位技术方面,Kongsberg Group旗下的公司提供的技术可以很好的解决海洋定位需求。海洋教育实力雄厚,特罗姆瑟大学是地球上最靠北的综合性大学,利用地理特色创建了一些颇具特色的海洋专业,如国际渔业管理、海洋法律和生物医学等。

  探究挪威发展海洋产业的经验之前,其实首先应该明确一个前提——挪威是一个人口只有520万的小国家。对于挪威这种体量的国家来讲,若能够专注于某一两个产业,并做大做强的话,就将意味着可以将全国带入高收入发达国家的水平,这也是欧洲众多发达小国的逻辑。

  挪威在海洋产业方面的成就,基础来自于历史上传统的航运业与渔业的积累,发展则主要来自于对新领域的技术极致化追求——一个是海上油气的发现与技术强化,另一个来自于航运服务,尤其是海洋金融业的专业化打造。

  再加上利用漫长的海岸线布置侧重各不相同的产业城市,形成了全国整体海洋产业的完整度,并且与时俱进的探索时代的技术创新前沿,这是挪威海洋产业强大的经验所在。

上一篇:海洋科普系列之二: 红名单上的海洋生物.. 下一篇:议政建言丨致公党青岛市委会:优化海洋新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