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04
2022

关于当前广东海洋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思考

  新冠疫情以来,各国经济面临诸多困难,根据以往世界经济的发展规律,全球性危机往往会引发新一轮产业革命。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兴起,有其深刻的政治、经济、科技背景。在当前形势下,各个国家己经开始制定各种战略,采取各种措施,抢占新一轮制高点。广东为了破除新冠疫情对经济产生的不利影响,激发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已经成为海洋经济的发力点。

  今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以及国内利好政策效应的持续释放,前三季度我国海洋生产总值为6.2万亿元,同比增长9.5%,两年平均增长2.1%。重点监测的海洋行业中新登记企业数同比增长8.3%,注吊销企业数同比下降7.3%;海洋资本市场持续活跃,海洋领域38家企业完成IPO上市,融资规模749亿元,是上年同期的5.8倍;海洋新兴产业实现营业收入和企业利润双增长。

  2010年9月,国务院原则通过了我国《关于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明确了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能源汽车等7个产业作为我国的优先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广东省作为海洋经济试点省份,在《广东省沿海经济带综合发展规划(2017-2030)》中提出四个海洋战略新兴产业:海洋工程装备制造、海洋生物医药、海洋电子信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

  海洋工程装备是实施重大装备提升工程和培育国际竞争优势的战略性产业领域,以海洋油气开发装备为代表的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发展迅速,技术水平和制造能力不断提升, 但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尚处于国际海工装备制造的第三梯队,存在着沿海产业布局趋同、研发能力不足、关键设备国产化程度低等现实问题。

  海洋生物医药是发展迅速且取得重大突破的领域,市场主体规模不断扩大,推出了一批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海洋生物医药产品和功能性食品。与此同时,海洋药用生物资源环境恶化与原材料供应不足、科技成果转化率偏低、产学研合作机制不完善、产业链条短等问题也制约着海洋生物医药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海洋电子信息是海洋大数据、海洋人工智能相结合的产业,涵盖天基、空基、水面、水下产业链,以及传感器、数据通信、数据汇聚、运营应用应用链,具有两个显著的技术发展趋势:一是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大型电子信息企业向海洋领域拓展;二是针对水下特殊环境难以适用陆地现有电子信息产品的现实,海洋电子信息产生以“洋计算”为代表的特色高科技产业。

  海水中蕴含着丰富的化学资源可供开发利用,海水还是沿海火电、石化、核电等行业工业冷却用水的主要来源,综合利用海水也是缓解我国北方和沿海岛屿淡水资源紧缺局面的重要途径,海水利用业发展势头良好,海水直接利用广泛,海水淡化向大规模产业化发展迈进。管理体制不顺、生产成本约束明显、海水淡化市场过剩、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开发薄弱等是制约海水利用业发展的主要因素。

  海洋新兴产业对高新技术的依赖程度强于陆域新兴产业。海洋高新技术的发展,直接关系到全新海洋产业的催生和海洋传统产业向海洋新兴产业的升级。推动海洋技术创新,构建包含政府科研机构、大学研究所、企业研发中心、私人研究机构在内的多层次科研体系,着重培养海洋科技创新骨干力量,调动科技创新人才的积极性,鼓励涉海高校与科研机构、企业合作,促进应用技术与基础研究,推动产品研发和技术成果转化。

  由于海洋新兴产业发展的高风险性、高投资性、长周期性等特点,传统金融方式的支持作用有限,仅仅依靠财政投入是不够的。为此,建立完善的风险投资机制,引导产业投资基金和产业风险基金,引导社会资本,共同为海洋新兴产业提供资金融通,通过贷款担保、贴息等多样化的政策为企业的融资活动提供便利。一方面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对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风险投资,另一方面,通过发展融资担保行业,打通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获取信用贷款的融资渠道。

  对关系国计民生、国家战略以及节能减排的海洋装备制造业、海水利用业、海洋可再生能源产业、深海战略勘探开发产业等进行财政补贴、税收优惠,充分发挥区域优势,结合现有产业基础,优化人、财、物等资源的空间布局。(作者:许多)

上一篇:2021年我国海洋经济总量首破9万亿元关.. 下一篇:中海达:公司高精度定位技术及方案可应用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