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别墅里,只有一个佣人,负责平时的卫生打扫,保持着基本的整洁。

“小……小姐?”

听见声响,佣人赶来客厅,看到时乐颜的时候,愣住了。

这,这是人还是鬼啊?

佣人一脸的惶恐,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样,看着她,眼睛睁大。

“您是小姐吗?您不是……您……”

“我是人,不是鬼。”时乐颜笑了笑,“这两天,我会住在这里,叨扰了。”

“可是,可是长得……”

“就当我是那位时小姐吧。”

说完,时乐颜上了楼。

二楼,还留有一间她的卧室。

她推门进去,一股长期封闭的味道扑面而来。

逆光女神率真清新还是情绪

开了窗,通风换气,又去洗漱一番,时乐颜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她这一生,想一想,真的过得太苦太难了。

舟车劳顿,时乐颜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也许是回了家里的缘故,她梦见了爸妈。

时父和时母,还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时母依然优雅,雍容华贵:“乐颜,回家啦?不管怎么样,回来就好,家里永远是的港湾。”

“咱们女儿瘦了。哎,怎么回事啊,都是当妈的人了,也不见长肉。”时父说,“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什么时候,能带胜安来看看我们。以前都是君临带着外孙来,我想见见们两个。”

“就是就是。乐颜,我们很想,要照顾好自己,别让我们为担心。”

“我和爸爸最大的希望,就是过得开心。不用想太多的,我们不想成为的负担和累赘,时家,时氏也一样。”

爸妈一言,我一语的,絮絮叨叨的说着。

跟天底下所有的父母一样,唠叨,叮嘱,关心。

时乐颜醒来的时候,都不愿意睁开眼睛,还想继续在梦里,多待一会儿。

因为一睁开眼睛,面对的,就是现实了。

她很想很想做爸妈的小公主,享受宠爱啊。

社会复杂,她只想一辈子都单纯。

可是……她没有这么好的命。

翻了个身,时乐颜把脸在枕头里蹭了蹭,才慢慢悠悠的睁眼。

天已经大亮,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洒在地板上。

时乐颜光着脚,走到窗户边,扬手拉开了窗帘。

阳光刺眼,她抬手遮了遮。

好不容易适应了之后,她往外望去。

等等——

楼下花园里的那辆车,是谁的?

看着有点眼熟啊。

再一看车牌号,时乐颜顿时想起来了。

那是当初傅君临送给她的一辆劳斯莱斯。

他这么早就来了?

时乐颜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啊。

她没有睡懒觉啊。

多年的按时上下班,早已经把她的生物钟给定好了。

正想着,敲门声响起:“妈咪妈咪,太阳晒屁股啦,醒来没有啊……开门开门,的亲爱的宝贝可爱乖崽崽儿子来了哦!”

随后,不等时乐颜开门,傅胜安试着扭动了一下门把,发现门没锁,马上就跑了进来。

“妈咪!”

一道肉肉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里。

时乐颜弯腰蹲下身来,伸手接住他,抱了个满怀。

“早安哦,妈咪,”傅胜安笑眯眯的,“一睡醒来,就看见我这么帅气的儿子,是不是很激动?”

时乐颜点头:“是是是,很激动。”

“那,我勉为其难的……让亲一下好了。”

说着,傅胜安就把自己的脸凑了过来。

时乐颜亲了他一下:“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不多睡会儿?”

他一脸嫌弃的表情:“我才不要和老傅睡。”

“可是,已经和他睡了五年啊。”

“但他昨天晚上,非要跟我一张床睡。”傅胜安翻了个白眼,“我有自己的房间。”

时乐颜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那可能是……他关心。”

“才不是咧,他说,我这阵子天天跟睡,身上有的味道。”

这个理由……

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走吧走吧,妈咪,我们下楼吃早餐。老傅又亲自下厨了,机会难得哦!”

时乐颜都没来得及换衣服,洗漱,就这样被傅胜安拉下楼去了。

傅君临在厨房里,回头看了她一眼,面色平常:“准备吃早餐了。”

时乐颜都没来得及掩饰自己的邋遢。

他好像根本不在意,好像她平时就是这个样子似的。

她转身,想要回房间洗漱,却看见保镖提着两个大箱子,正往楼上走去。

“这是什么?”时乐颜问道,“谁的东西?”

“是傅先生和小少爷的。”

“??”

见时乐颜一脸疑惑,保镖回答:“傅先生说,在京城的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了。”

他搬来了?

他又搬来了?

他怎么跟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啊!

说完,保镖微微一点头,继续往楼上走去。

“妈咪,”傅胜安晃着她的手,“我想起来了,昨天我睡过去了,就不要我,偷偷的跑到这里来,是不要我了吗?”

“我……没有啊,我怎么会不要。”

“可是昨天晚上就没要我。”

“我……”

傅胜安眨眨眼,很委屈的样子:“妈咪,我都不敢睡觉了,生怕趁着我睡着之后,就不见了,把我丢下了。”

时乐颜很是内疚。

她跟傅君临怎么闹,怎么分分合合,都不该牵扯到孩子啊。

“对不起,胜安。”时乐颜马上道歉,“以后,绝对不会了,妈咪跟保证,肯定不会丢下,一定会要的。”

“真的吗?不会有下次了吗?”

“不会了。胜安,昨天……是妈咪的错,原谅妈咪,好不好?”

傅胜安马上笑了起来:“当然好啦。我怎么会生妈咪的气,再亲我一下,我就不计较了!”

时乐颜主动的亲了他好几下。

傅胜安笑得眼睛都快不见了。

“好啦好啦,”他抱着时乐颜的脖子,“妈咪,我真的好爱好爱,就算不要老傅,也要带上我呀。”

她重重的点头:“好!”

与此同时,时乐颜也在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

她一定要给儿子足够的母爱,不要再让他这样患得患失。

她欠儿子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