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爸爸刚刚好厉害哦!你看到了吗?”

小紫激动的急忙对陈茜茜说道。

陈茜茜对这个干女儿,真是爱不释手,可是每次被叫妈妈,她又是一阵心绞痛,自己明明还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怎么就当了妈妈了。

余飞看到陈茜茜的样子,想要笑又不敢笑,使劲的憋着,连都憋红了。

陈茜茜瞪了余飞一眼,转身向后面走去,现在贼没有抓住,才是陈茜茜心头最大的恨。

处理完了顾客的事情,余飞亲自在现场转了起来,他的眼睛力搜寻起来,简直堪比显微镜,很快余飞就发现,对方手段极其高明,带着手套胶套,脚印指纹都没有留下,现场也没有任何的作案工具,干净的一根毛都没有。

余飞顺着仓库走出来,酒店的仓库一般都在后面,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巷子,平时没有什么行人,余飞走过去站在被剪断的监控线路边上,依旧没有什么发现,只判断出来,对方应该使用过一个梯子,爬上了墙头才够得着电线。

余飞看了一圈,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墙壁,根据监控的死角判断,要想拍不到对方,对方只能是翻阅这个墙头,才可以刚好避开监控,神不知鬼不觉的作案。

余飞轻轻一跳,便上了两米多高的墙头,墙后是一个被废置的小院,余飞跳下去之后,在一堆荒草的后面,发现了一架折叠梯,蹲下来细细看了看,余飞嘴角露出了笑容,因为这个梯子上面,留下了指纹。

余飞没有急着碰梯子,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发现这个院子里,有好几种脚印,都是近期留下来的,看起来对方在这里踩点了多次。

不过对方来这里,都是从大门口进来,不知道是撬门而入还是有钥匙,余飞又从原来的位置回去,顺着街道绕了一圈,来到了那个废弃院子的门口。

原来这边是一条出租街,这里的房子大多数都出租了出去,到处都挂着招待所或者出租的牌子。

阳光里的集市姑娘

余飞看到这家对面有一个院子,他便走了进去,刚刚走进去院子,余飞眼睛快速转向了二楼的角落,嘴角不禁露出了笑容。

因为在二楼的角落,一个水箱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摄像头,应该是房东为了记录租客的进去,还有防止小偷,但是这种出租院,平时大门常开,白天门外有人来回走动,也都可以记录下来。

余飞看了一圈,找准了一楼的大厅走了进去,大厅里面一对四五十岁的夫妇坐在里面,正在点钱,估计今天刚刚收了租金。

“你找谁?”

看到忽然有陌生人走进来了,两人急忙将钱藏在身后,防备的对余飞问道。

“找你啊!你是房东对吧?”

余飞自来熟的走过去坐下来,递给对方一根烟。

“你要租房吗?”

对方不可置否的说到,还以为余飞要租房。

“不是,我想借用你们一个东西。”

余飞摇摇头。

“什么东西?”

对方立马又防备了起来,毕竟这种出租巷里面,什么人都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想拷贝一份你们最近一个月的监控录像,当然我会给你们报酬,这是一千元。”

余飞直接掏出钱,给对方的桌上放下来一叠红票子,这相当于这里一间房两个月的房租。

“可以!”

对方想也不想,立马将钱收了起来,生怕余飞反悔,至于什么租客隐私之类的问题,对方完不考虑,毕竟对方估计也就是个初中学历,加上商人重利,才不在乎别人的权益。

“行,我去买一个硬盘!”

看到对方这么爽快,余飞立马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一个月的监控录像,会占用不少的内存,普通的内存卡都不够用。

余飞拿回来硬盘的时候,对方已经准备好了,余飞将硬盘递上去,对方立马选取了一个月的监控录像,其实这种录像,也只保存一个月,所以刚刚合适。

因为文件有点多,需要一点时间,余飞便和对方闲聊了起来,对方也不问余飞要这些录像干什么,余飞也不说,随便聊了一会,余飞旁敲侧击的询问了一下对面废弃院子的事情,没想到此人说他也不知道,那个院子经过了几个人的手,最后就废弃了。

等文件都拷贝过来,余飞也问不出来有价值的东西了,便拿着硬盘转身离开。

余飞回到酒店的时候,陈茜茜正在等他,余飞让她带自己去到酒店的机房里面,打开一台电脑之后,将硬盘装进去,然后开始了查看。

因为要整整一个月的视频,所以余飞没有从后向前看,而是倒着看,为了节省时间,余飞将速度调快了十几倍,电脑屏幕上面,简直像是时间的缩影,一个个人影飞速前进,陈茜茜看的眼花缭乱,不敢相信这余飞都看的清楚。

小紫就算注意力和反应速度惊人,也跟不上余飞的节奏,陈茜茜只能先带着她出去玩耍。

余飞紧紧盯着电脑屏幕,果然如他所料,出租院的大门晚上就会关闭一段时间,早上打开,所以他只能在白天的时间寻找可疑的人员。

忽然一个人影一闪,余飞一把按下了暂停键,这个人并没有进入院子,但是是第二次出现在视频里面,连续两次经过的时候,都仔细的观察过废弃的院子。

余飞记下发现此人的时间,继续观看,很快他就发现,他刚刚看到的人,随后和好几个人一起来到了这里,到废弃的院落门口,还停下来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会。

余飞立马确定,这个人要么是这么院子的主人,要么和这次的盗窃事件有关,甚至两件事是一件事。

因为能够看到对面的都是白天的视频,余飞快进了很多倍,最后也就只发现了这一点线索,通过视频拉进放大之后,只能看到那人的一个侧脸。

不过余飞记住了此人的行走习惯,还有其他的体貌特征,确定如果遇到本人,他一眼便可以认出来。

余飞在机房待了好几个小时,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到了下午,陈茜茜没有离开,一直都在等待,等余飞出来的时候,她急忙走上前。

余飞伸手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印着一张模糊的侧脸,不过幸好是大半个脸都能看清楚,勉强还能辨认。

“这个人有极大的嫌疑,现在送去警察局,让警察用技术手段辨认,盗走所走的路线,是对面这个废弃的院子,院子里有他们的作案工具,折叠梯,上面有指纹,这个硬盘的内容,是废弃院子对面出租院的监控。”

余飞又将硬盘交了过去,陈茜茜听完一脸的崇拜,警察来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一点证据,余飞却这么快就找到了嫌疑人的侧脸照片和指纹,简直就是神探。

不过就算是余飞现在强大的脑力和体力,连续看了好几个小时,也感觉头昏脑涨,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有点受不了。

“对了,我拍个照!”

余飞忽然想起一件事,拿起那张打印的侧脸照片,拍下一张照片之后,发给了刘老大,让他帮忙寻找,对于这种干邪门歪道的人,让刘老大这个黑社会头子去找,可能比警察的效果还要好。

很快刘老大便回了一条信息过来:“余哥,这也太模糊了,我怎么感觉谁都长的像这个人?”

“别废话,好好找,找到送你一张如在家酒店的VIP卡!”

余飞回了一条过去。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没想到刘老大瞬间回复了过来,别说他这么激动,如在家酒店除了余飞有御用的包厢,其他人哪怕是县长来了,都是一视同仁,需要排队等待,还没有人能够拿到VIP卡,如果谁能得到第一张,拿出去炫耀,比县长亲自接待还要牛逼。

陈茜茜则立马让人将证据送去了警察局,这么重要的线索都找到了,警察再无所作为,那就成了粮食局了。

“累了一天了,你进去歇一歇吧?”

陈茜茜看到余飞劳累的样子,有点心疼的说到。

“不用了,今天得早点回去,明天还有点重要的事情。”

余飞看陈茜茜打算带自己进去分店歇息,那顶多是在包厢里面,这里没有陈茜茜的私人空间,也不能占什么便宜,正好闫明交代的事情,自己还没有准备,干脆离开。

“对了,咱们股份交换和双品牌的事情什么时候正式进行,这样也能帮你提高点知名度和威慑力。”

陈茜茜忍不住问道,他听说余飞最近有点麻烦,所以打算借此帮余飞造势,看能不能帮到余飞。

“这个稍等几天,咱们就着手准备,我的办公楼还在建设中,很快就能完工了。”

余飞想了想,领会了陈茜茜的意思,但是没有明说,暗示她自己可以搞定,一切都在正常的进行。

“记得把总经理牌子挂上哦!”

陈茜茜忽然俏皮的说到,当年那个牌匾一样大的门牌,可让她愁怀了,也被人私下里笑了很久,根据送门牌的老和尚提醒,送给了余飞这个贵人,她估摸着余飞也很头疼,因为挂出去实在太丢人了。

“没事,我不准备当总经理。”

余飞露出一口大白牙,贱贱的笑了起来。

“这也可以。”

陈茜茜一愣,立马明白了,老板不一定当总经理,自己只是身在局中,所以没想明白,当初让自己头疼那么久的问题,竟然就这样让余飞轻松的解决了。

“当然了!哈哈哈。”

看到陈茜茜一脸懵逼的样子,余飞顿时觉得特别好笑,她这么聪明的女强人,却被一个门牌治的服服帖帖,似乎都留下了心理阴影。

“哼!”

陈茜茜看到余飞嘲笑的笑容,生气的嘟起嘴冷哼一声。

“哈哈哈哈。”

余飞笑的越开心了。

砰!

陈茜茜抬起手,重重的磕了一下余飞的脑门,余飞的笑声戛然而止。

“咯咯咯……”

这次轮到陈茜茜大笑了,余飞委屈的表情太逗比了。

不过她不知道自己这一笑,花枝乱颤的样子,让余飞一阵失神,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尽快将她推到,让她在自己胯下唱征服,知道男人在家里该有的地位,脑袋不能随便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