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景平台上其他的游客们,显然也注意到了两人之间古怪却实实在在的紧张气氛。

有意无意已经纷纷绕道,避开两个人所在的位置。

艾文意识到了自己言语太过急切,脸上挤出笑容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薇妮娅小姐,您不是说想要帮助自己家乡的人民吗?

一味的封闭和闭关锁国只会导致落后和挨打,您既然愿意走出来了解外面的世界当然应该知道,旧大陆现在是多么得日新月异。

那您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大陆上的王国作为合作者呢?”

艾文向来都不是一个翻脸无情的人,虽然自己过于直接的目的性已经引起了对方的抵触。

但如果有可能,他还是希望能通过一种和平合作的方式让双方达成共赢,武力只是放在最后逼不得已的手段。

“和王国合作?”

薇妮娅歪着头口中重复了一句,只是意义难明,听不出她的心里是赞同还是否定。

艾文继续劝说道:

“知道这么多秘密的您想必在黄金国度中的地位也不低,如果能促成两个国家的合作,无论是对统治者还是那里生活的人民都是一件巨大的功劳啊!

娇俏眼镜嫩模令人着迷

游历过世界的您也应该知道,新大陆原本的两个庞大土著帝国“迦什那帝国”和“阿兹克帝国”,几乎没有什么抵抗之力就被最先登陆的希留斯王国轻易消灭。

为了避免这样的惨剧在“黄金国度”身上重演,您应该早做打算才对啊。”

仅仅见过两面,信息实在有限,艾文只知道她应该出身不凡,却仍旧不知道少女在黄金国度的真实身份,但只要投其所好就对了。

对这位远隔大陆重洋跑到旧大陆来游历的少女来说,最关心的当然应该是那个土著国家的人民了。

听完艾文的话,少女脸上的表情有些奇异地看了艾文一眼:

“难道不是您告诉我,殖民与被殖民的唯一原因就是力量的对比吗?

就算合作之后又能怎么样呢?你们会开放核心的技术给我们吗?还是能横跨整个破碎星海给我们支援枪炮弹药呢?

除此之外,难道当希留斯的军舰真的开过来的时候,你们法勒提斯会帮我们打仗吗?”

她一连串的反问让艾文哑口无言,这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遥远的路途造成了实质意义上的物理隔断,除了技术和知识的输出还能帮到他们什么?而王国可能慷慨到授人以“渔”,让自己作为立身之本的蒸汽机技术、军舰建造技术、火炮铸造技术外流到土著手里吗?

至于那些大路货色对薇妮娅这位已经在外游历多年的“大陆通”又怎么会有吸引力?凭什么交换她心里宝贵至极的知识呢?

此时,薇妮娅显然凭借着超绝的智慧,已经无师自通般领会了“学我者生,像我者死!”的奥义,决心发挥自家的长处,根本就不吃艾文这一套。

“‘黄金国度’有着她自己的特点。

神之国度的子民自然有其不凡的地方,我们会找到自己的出路,就不需要艾文先生费心了。

最后,我还是欢迎你将来能穿越黑海,跨过新大陆,横渡整片破碎星海来到黄金国度做客。

当然是作为一位探索世界的伟大冒险家,而不是一个贪婪的殖民者!

那么,就此别过吧,艾文先生!”

说完薇妮娅背着自己的画夹便要转身离去。

“薇妮娅小…”

这时。

踏..踏..踏..踏..

响亮而整齐的脚步声中。

两个人同时抬头。

不远处,一队肩挎火枪的海军士兵刚巧从这里经过。

因为“莱顿河谷”一线的警戒级别不断加强,身为一座外来人员众多的旅游城市,尼斯克也增加了几轮巡逻力量。

主城区特别是繁华地带,驻军入城后已经实现了全天的警戒执勤。

这一队巡逻兵为首的却是艾文的熟人。

柏特莱姆·所罗门身穿校官军服,身披舰长大氅,腰间挂着一本金灿灿的大书,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在他身后共计20位海军士兵列成两排整齐的队列齐步前进。

身为海军舰长的柏特莱姆本不该在岸上巡防,不过谁让他本就是泰罗的军人还是“海军新星”呢?

时常被科弗代尔少将抓壮丁参与城内巡防,发挥明星人物的光环效应,在特殊局势下安定人心。

本就出身高贵的柏特莱姆,身上既有军人的英武之气也有属于巫师的神秘气质,所过之处人人侧目,几乎成为了水城中的另一道风景。

在艾文看到他的时候,柏特莱姆显然也发现了艾文和他身边那位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丽少女。

“立定!”

柏特莱姆发出口令,上前两步挥手准备和艾文打个招呼:

“艾文舰长,早上好啊!这位….”

汪汪汪…

突然他的心底传来一阵急促的犬鸣。

抬手的动作也随之微微一僵,不过很快调整过来,若无其事地继续道:

“这位美丽的小姐是您的朋友吗?这个季节尼斯克风光是一年中最好的。

那个,我还有任务在身,就不打扰两位游览了。”

不等艾文回答,他已经准备转身就溜。

却不想薇妮娅抬头看向所罗门身后的虚空,淡淡开口:

“呵呵呵,所罗门学派?一头无形犬魔吗?有趣!”

一句话出口,所罗门已经脸色骤变。

刚刚自己的使魔“无形犬魔”喀什勒已经提醒自己,艾文旁边站着的那位正是上次闻到的非人异类味道的来源。

而且真正直面这位“异类”时,犬魔敏锐至极的感觉告诉它,这个看似柔弱的美丽少女可能…不好对付。

这可是一头二阶巅峰只是限于自己目前的巫师等级,才未能突破的强大犬魔啊!

那个少女外貌的“异类”至少也应该是与“无形犬魔”同阶的二阶巅峰,而且必然是某种强力的超凡职业!

所罗门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卷入到了某种麻烦的事情里面。

本想及时抽身而退,没想到却被那个看起来如同精灵般美丽而柔弱的少女,一口叫破了喀什勒的存在!

兼具强大实力的同时,必然还拥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侦查手段。

所罗门看到站在一边的艾文不断向自己使着眼色,让自己先行离开,却感到一种无形的气势笼罩在自己身上,一时间进退维谷。

薇妮娅目视着虚空中隐藏的那只巨型犬魔,即将离开“文明世界”返回家乡的她,早已经不在乎暴露这个为避免真神教会注意才苦心维持的身份了。

自己不喜欢动手却也不代表自己就完全没有脾气!

“黄金国度”所拥有的除了所谓的遍地黄金之外,更有属于她的守护力量!

不让你们吃点苦头,你们还真的以为“黄金国度”只是“文明世界”屠刀下待宰的羔羊呢!

下一刻,少女身上的气质已经骤变,以一种艾文无比陌生的高高在上的俯视姿态扫视过两人:

“其实在旧大陆除了文化、艺术、科技之外,让我感兴趣的还有你们流传下来的神秘学识。

但最精华的部分往往都在学派里面流传,野巫师的传承并不比新大陆的土邦强出多少。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一位所罗门,就让我看看‘文明世界’的超凡名门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吧。”

这个时候,柏特莱姆也已经意识到了薇妮娅言语中的不善,虽然站在一起,但她与艾文的关系也远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和谐。

猜不透她的来路,对她的话也不是很明白。但面对陌生超凡者的挑衅,作为千年名门任何一位所罗门都不可能能无动于衷。

于是,柏特莱姆貌似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甚至特地向前一步,如休养极佳的绅士般行礼:

“这位美丽的小姐您说笑了,作为一位正直的骑士,我怎么能对一位像您这样出众的女性出手呢?”

啪!

在他腰间挂着的魔法书《所罗门的黄金书》却骤然翻开,金黄色的书页无风自动。

e——

晦涩难明带着硫磺味的低沉音节中。

嗖!嗖!

又是两只体型稍小些的“无形犬魔”从书页中跃了出来。

所罗门的家族箴言: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无形犬魔”是下层界域犬魔族群中十分强大的一支,对应的最上位存在便是传说中能随意穿梭世界的“异度猎犬”。

它们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将正体显露在人前,也不会在物质世界留下自己的任何足迹。

以本能的超凡隐匿能力和嚼碎钢铁的强大咬合能力,成为天生的强悍刺客。

而且尤为难得的是,在诸多思维混乱的下层魔怪中,它们以认主后绝对忠诚不会背叛著称,是所罗门打造的召唤序列中倚为臂助的关键一环。

在曾经的战斗中,就算是资深级别的正式骑士猝不及防之下,被偷袭的“无形犬魔”一口咬掉脑袋也不是没有。

显而易见,作为巫师家族,他们丝毫不避讳偷袭的手段。

从柏特莱姆选择的这种善用偷袭的使魔种类就知道,这个外表一片英俊阳光的家伙,要是切开来里面绝对是一片漆黑!

汪汪汪…

两只体长三米的小型犬魔发出只有自己主人才能听到的犬吠,猛扑向几乎已经近在咫尺的薇妮娅。

呼——

于此同时,呼啸的烈风从头顶刮过,猎杀经验更丰富的喀什勒已经一跃而起越过所罗门的头顶,狠狠咬向那个让它感到不太舒服的女人。

艾文虽然看不见无形犬魔,但是也意识到所罗门的攻击已经展开。

正当他握紧魔法口袋中的剑杖,犹豫着自己有没有必要彻底撕破脸皮,联合所罗门把少女强行留下的时候。

突然发现,战斗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嗷呜…嗷呜…

几乎在眨眼之间。

一大两小三只最弱都在正式骑士阶的“无形犬魔”,已经被从空气中延伸出来的淡青色锁链牢牢缠住定在半空,隐约显露出了巨型犬科动物的身形。

除了发出阵阵真·败犬的哀鸣之外,连少女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柏特莱姆手中不断翻动的黄金书好像被定住一样,书页都蓦然僵住。

“完败!”

两个人脸色发青,哪还没有意识到,即使根据少女的年纪已经尽量高估她的实力,但现实证明他们的猜测还是大错特错!

这位外表柔弱看起来十分好欺负的美丽少女身体中,赫然隐藏着至少三阶的强绝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