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转身的那一瞬,眼泪,从时乐颜的眼眶里,掉落下来。

视线逐渐模糊。

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簌簌的往下掉。

可,傅君临却没有回头看一眼。

如果他现在回头的话,可以看到,时乐颜的眼泪。

她在他面前,忍了那么久。

直到现在,才敢爆发。

唐暖暖走进来,捧着她的手:“乐颜,怎么了?”

“伤口应该是裂开了。”她说,“再找医生过来吧。重新缝合一下。”

“……”

“好疼。”时乐颜吸了吸鼻子,“快点叫医生,真的很疼,我疼得都快要受不了了……”

一边说着,她的眼泪也掉得越凶。

粉面桃腮海边吹风少女高清图片

唐暖暖吓坏了,她很少看到时乐颜哭成这样,连忙不停的按铃,叫医生过来。

疼吗?

疼。

可,最疼的,还是心。

………

安珊开始频繁的出入傅君临的病房。

她甚至推掉了通告,就直接守在医院里,陪着傅君临。

偶尔,她也会跟时乐颜撞见,眼里都是得意的神色。

而时乐颜,办理了出院手续。

她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孕期检查也都做了一遍。

医生说,她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好好的休养,保持情绪稳定,营养均衡。

她手上的伤,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

不然,医生说,很有可能落下病根,终生都难以治愈。

唐暖暖一边整理时乐颜的东西,一边嘀咕道:“怎么非要急着出院啊……多观察几天,不行吗?”

“继续留在医院里,跟安珊抬头不见低头见吗?”

“原来是想避开她啊……”

“算是一个原因吧。”时乐颜回答,“医院的气味太难闻了,我也待够了,回到傅家别苑,更适合养身体。”

“话是这么说……”

但,等傅君临出院了之后呢?

要是,安珊也强势的住进了别苑呢?

唐暖暖没说出来,叹了口气,拎着时乐颜的包,走出了病房。

傅君临站在窗户边,薄唇紧抿,眼眸低垂,望着楼下,如蝼蚁般的人。

很快,时乐颜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

她出院了。

呵……伤得最重的人,依然是他。

“君临。”安珊走到他身边,“把窗户关上吧,风大,别吹感冒了。”

“没事。”

“虽然医生说,恢复得很快很好,但,也还是要多加注意吧。”

傅君临侧头,淡声问了一句:“大概多久可以出院?”

安珊问道:“……很急着出院吗?”

“公司那边的事情,拖不了多久了。”

“我问过医生,说,最早的话,下个周一。”

“那就提前到这个周末。”傅君临说,“就这么定了。”

安珊见他态度坚决,也没有再多说了。

她往下楼看了一眼,赶紧关上了窗户。

一辆车停在医院门口。

时乐颜准备上车前,停下脚步,转身,抬头,看了一眼。

那间病房的窗户,紧关着。

“看什么呢?乐颜。”唐暖暖说,“走了走了,我送回家。”

“没什么,走吧。”

车子扬长而去。

时乐颜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熟悉的街景。

进医院前,出医院后……

不过几天,已经物是人非。

车子快要驶入傅家别苑的时候,忽然,司机踩下了急刹。

时乐颜的身体,往前一倾。

“乐颜!”

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她抬头看去,只见一头标志性的金发。

池夜?

司机说道:“太太,有人拦车,您看……”

“继续开。”

“是。”

唐暖暖却说道:“哎哎哎,是池夜啊!他是来找的吧,不见他吗?”

时乐颜只是目视着前方。

池夜不停的拍打着车窗,她没有偏过一下头。

她已经这样了,就不要再连累池夜了吧。

要是以前的她,或许,还可以在傅君临面前,说几句好话,保一下他。

现在……

她只会把池夜害得更惨。

唐暖暖看不下去了,想要去开窗户。

时乐颜按住了她的手:“如果想害他的话,尽管开。”

“乐颜……”

池夜眼睁睁的,看着车子进入别苑。

高大的铁门,迅速关上,不留一点缝隙。

“满意了?”沈遇安走了过来,“死心了吗?”

池夜盯着别苑里面:“告诉我,她今天会回来,就是让我来自讨没趣吗?”

“我是让认清现实。然后,从今天开始,好好的工作,赶通告,开演唱会,还母亲的债!”

“那样的生活,又有什么意思?跟机器有什么区别?”

沈遇安回答:“现在这样,爱一个不该爱,不能爱的女人,就有意思?”

池夜笑了:“沈boss,不是说,我对时乐颜,是有利可图吗?怎么,现在又承认,我对她的爱情了?”

“池夜,不要变得跟池薇一样疯癫。”

“我没疯。现在的我,才是最清醒的我。”

沈遇安皱眉:“什么意思?”

“我告诉吧。”池夜转身,看着他,“一开始,我接近时乐颜,撩她,追求她,的确是有私心。”

“的目的是什么?”

“让她爱上我。如果这一步做不到的话,那就让我,跟她有百口莫辩的暧昧关系。”

“然后呢?”沈遇安问,“能得到什么?”

“能够让傅君临厌恶我,让我滚,离他的太太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也不要出现在星腾公司里。”

“……”沈遇安有些诧异,“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是啊。京城里,不是都说,傅总爱妻如命,宠妻入骨吗?我要是能给他戴绿帽子……”

“怕是疯了!”沈遇安训斥道,“竟然盘算到傅君临头上,时乐颜的身上去!”

“有什么不敢?成功了,我就是一辈子的自由之身。失败了……大不了,我就继续老老实实的,当星腾的艺人。”

池夜当初,是想赌一把。

他知道,以傅君临的性格,绝对不会容忍他再跟时乐颜有任何交集。

他把每一步都算得很准。

但,池夜却漏算了一点。

沈遇安盯着他:“觉得成功了吗?”

“没有。”池夜回答,“第一,时乐颜爱傅君临,她不可能会跟我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