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南昌府很是热闹,平南王尚可喜携长子尚之信及三万大军抵达南昌。

五省经略洪承畴亲自出城迎接。

对洪承畴来说,这三万生力军十分珍贵。

如今的南面局势不稳,仅仅靠清廷自己的嫡系很难稳住局面。

是以洪承畴才会上书顺治皇帝,请求朝廷下旨命三藩中的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派兵来援。

如今尚可喜已经到了,耿继茂应该也快了。

洪承畴心中悬着的一颗石头总算可以落地了。

洪承畴和尚可喜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主要是因为二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过节。

不像吴三桂,当初在辽东可是和洪承畴结过仇的。

尚可喜父子骑着高头大马进入南昌城中,端是出尽了风头。

洪承畴之后在巡抚衙门设宴款待平南王父子。

同样赴宴的还有江西巡抚张朝璘。

林荫的路上很诡异

照理说尚可喜父子是客军,应该是客随主便。

但是尚之信要求将父子二人的席位摆在洪承畴下首,却在张朝璘之上。

这让张朝璘十分不满,不过就在张朝璘即将发作时,洪承畴及时出面制止了。

张朝璘还是要给洪承畴面子的,冷哼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酒宴之上洪承畴准备了歌舞,这却是令尚之信很感兴趣。

不少身着薄纱的妙龄女子鱼贯而入,在尚之信面前翩翩起舞。

尚之信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些美女的身子,丝毫都没有挪开。

他自是色中恶鬼,这一点尚可喜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他并没有制止儿子。

来驻军增援总得得到些什么,与粮草军饷相比,叫洪承畴送几个女人根本不算什么。

“洪经略,这几个舞娘长得不错嘛。能否赠给本世子暖暖床?”

酒宴之上尚之信完全没有丝毫廉耻和顾忌,径直向洪承畴讨要舞娘。

“哦?”

洪承畴故作惊讶道:“世子殿下对这几个舞姬感兴趣?那好,便把她们赠给世子殿下。世子殿下在南昌的这些日子便由他们来服侍好了。”

“那就多谢洪经略了。”

酒过三巡,该提正事了。

洪承畴清了清嗓子道:“平南王真是来的太及时了。想必您已经知道了,明贼长驱直入夺下了湖广,又有郑贼作乱南京。如今大清在南方的统治已经十分危急。”

在尚可喜面前洪承畴没有必要藏掖,而是有啥说啥。

“洪经略,本王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一直默不作声的尚可喜终于发声。

洪承畴大喜,连忙道:“平南王请讲。”

“不知如今江西如今有多少兵力?”

“这个…满打满算应该有十万。不过大部分都是绿营,八旗兵应该只有一万。”

“只有这么少?”

尚可喜大为惊讶:“鳌大人不是带来了两万精锐的吗?”

洪承畴汗颜道:“鳌大人战死了,想必这点平南王是知道的。”

“那些八旗兵也战死了?”

“那倒不是。只不过有些八旗兵执意返回北方了。”

洪承畴叹道:“老夫也没法约束啊。”

这点洪承畴很坦诚。

“有些八旗兵愿意留下,有些觉得留在江西不安全便返回北边了。”

这下尚可喜算是明白了。

鳌拜死后,八旗兵群龙无首,内部出现了分歧。

有的人觉得可以留在江西,有的人则持反对意见。

洪承畴虽然是五省经略,但也没法节制八旗兵,只能任由他们来。

“原来如此,洪经略真是辛苦了。”

“不知平南王这次带来了多少人马。”

张朝璘酌了一口酒,似笑非笑道。

“三万精兵。”

尚可喜掷地有声的说道。

“素闻平南王麾下精兵良将众多,控弦之士有十万之众。怎么这次才带来了三万人?”

“张巡抚有所不知,广东海贼众多,本王还是要留下些军队驻守的。”

尚可喜云淡风轻的说道。

见气氛有些冷峻,洪承畴赶忙打住道:“来喝酒喝酒。”

张朝璘见状也不再追问自顾自的饮酒。

酒宴结束之后,洪承畴派人将尚可喜父子送到一座三进的大宅子休息。

这座宅子之前是一座富商的。后来因为走私私盐被抄了家,故而一直空了出来。

得知尚可喜要来洪承畴特意令人收拾了出来。

与之类似的还有一套宅子,是准备给耿继茂的。

尚可喜父子一路车马劳顿已经是累及了,便告别了洪承畴来到宅中。

一进到内宅中,尚之信便冷冷道:“父王看看那个江西巡抚张朝璘的态度,仿佛我们欠了他多少钱似的。难道不是我们来增援他的吗?”

尚之信对张朝璘极为不满,若不是尚可喜制止,怕是当面就会打起来。

自家儿子什么性情当爹的自然最是清楚。

尚可喜叹了一声道:“我儿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那张朝璘虽然是有些过分,但毕竟是朝廷大员。若是与他起了争执,消息传到朝廷那边,怕是为父也免不了要吃弹劾啊。”

尚之信不悦道:“父王,就是做事情太过于瞻前顾后了。看看老耿家,天不怕地不怕的。这次增援江西,照理说应该是两家同时得到的消息吧?他福建来江西又不比咱广东远,凭啥咱们都到了,他连影子都看不到?”

尚之信越说越气道:“照着这个样子,这仗也不用打了。我们带着兵马回广东去,洪老匹夫愿意怎么打便怎么打。我倒要看看他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傻孩子,说这些气话有什么用?清廷若是倒了,我父子岂能独善其身?”

尚可喜叹道:“且记住一句话,这天下即便谁能降明也不是我们父子二人。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尚之信冷冷道:“儿子又没有说要降明。咱就不能单干吗?广东极为富庶,又可以走海经商。当初郑芝龙都能做的事情为啥我们不能做?”

尚可喜闻言直是无奈极了。

这儿子啥都好,就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尚可喜可不认为他脱离清廷能够生存的下去。

而且不论是满清还是明朝都不会允许尚家效仿唐末搞节度使那一套。

在满清和大明之间选择,尚家只能选择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