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丽跟白梦蝶同班还同寢室,不是凑巧,而是白洁先挑起王丽和原主的矛盾,让王丽视原主为眼中钉肉中刺。

然后在陈子谦耳边嗡嗡,说原主怎么怎么欺负她。

又故意向陈子谦透露王丽和原主是死对头。

陈子谦虽然向所有人隐瞒他是豪门贵公子的真实身份,但不妨碍他做手脚。

安排王丽和她的两个爪牙跟原主同班又同寝室,方便她们随时随地欺凌原主,替白洁出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白梦蝶觉得那三个室友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敬佩还有解气。

看来这三个本分的女孩子也看不惯王丽三个长年累月的欺负原主。

王丽和她的两个爪牙再见白梦蝶有些怕她。

她们到现在心里还充满了惊诧,曾经的受气包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厉害了,而且还这么会打架?

白梦蝶目光凌厉的向王丽和她的两个爪牙看去,那三个女孩子赶紧躲闪她的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躺在床上,要么看、要么听歌。

白梦蝶重重的把手里的饭碗和筷子放在自己的床头柜上,警告道:“你们谁敢动我的东西,我就要谁吃不了兜着走!”

三个本分的女生知道白梦蝶不是针对她们,都泰然自若。

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

倒是王丽三个犹如惊弓之鸟,连大气都不敢出。

白梦蝶放了狠话,准备上床睡午觉。

她的床在上铺,床头床尾搭满了湿毛巾,这些湿毛巾都是王丽和她的两个爪牙的,床头搭的是洗脸毛巾,床尾搭的是洗脚毛巾。

大家的毛巾都是搭在各自的床尾,不侵犯他人的地盘。

可王丽三个觉得原主好欺负,所以故意把她们的毛巾挂满白梦蝶的床头床尾,现在也没想起赶紧收了毛巾。

白梦蝶二话不说,把那些毛巾一把抓在手里,快步走出寝室,直接扔卫生间的垃圾桶里了。

在白梦蝶抓那些毛巾时,王丽她们三个都从床上一跃而起,跟在白梦蝶后面,眼睁睁的看着她把她们的毛巾都扔到了垃圾桶里。

白梦蝶转身,漠然的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回到了寝室里。

王丽三个气坏了,站在卫生间门口合计了一番,一致认为不能让白梦蝶这么丧心病狂的把她们按在地上摩擦。

她们无论如何得扳回一局,不然以后就得天天被白梦蝶欺负了。

打是打不过白梦蝶的,那就只有搬出老师来。

但在告老师之前,王丽打算先礼后兵,跟白梦蝶勾通一下,白梦蝶做出让步就算了,不做让步就闹到老师跟前!

都高中生了,给老师告黑状,这种行为会叫同学们瞧不起的,不到万不得已王丽不想这么做。

三个人商量好对策之后,一起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到了寝室。

白梦蝶已经爬到自己床上,准备睡午觉。

王丽今天一连被白梦蝶打了两顿,看见她心中就有些发怵,硬推着自己一个名叫姜艳的爪牙到了白梦蝶的床边。

姜艳今天早上亲眼目睹白梦蝶是怎么打王丽的,刚才又被白梦蝶把她们三个给打了,她也害怕白梦蝶,因此想要退缩。

可一扭头就看见王丽威胁的目光,她就不敢退缩了,因为她知道如果她退缩的话,王丽会打她的。

姜艳硬着头皮拍了几下白梦蝶的床沿,白梦蝶冷冰冰的问:“干嘛?”

姜艳拼命让自己看起来理直气壮:“我们不干嘛,就想问你一下,你干嘛把我们的毛巾都扔了?”

白梦蝶反问:“我刚才扔的是你们的毛巾吗?那你们的毛巾怎么都挂到了我的床头床尾了?”

王丽壮着胆怼道:“住一个寝室干嘛分得那么清楚?我们又没有把湿毛巾扔到你的床上!”

白梦蝶毫不退让:“我就是要跟你们分得一清二楚怎样!你们又不是没有床头床尾,干嘛把湿毛巾非要挂在我的床头床位!”

王丽见白梦蝶一脸凶相,心中害怕,结结巴巴道:“你不想要我们把毛巾挂在你的床头床尾,你跟我们说一声就是了,我们又不是不会收走,你干嘛一声不吭扔掉?”

白梦蝶冷笑道:“我之前跟你们说少了?你们谁收了?你们不仅不把毛巾收走,还对着我挑衅,说你们就要把毛巾挂在我的床头床尾!

那我也跟你们说,只要你们敢挂在我的床头床尾,我就敢扔!不服气给我憋着!”

王丽的另一个爪牙屈丽花板着脸道:“不管怎样,你不能扔我们的毛巾,这事我们要告班主任!你不想我们跟班主任打报告,那你就赔我们的毛巾!”

白梦蝶蹭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手指住王丽三个,气势凌人道:“你们要告班主任是吧,我跟你们说,你们今天如果不告班主任都是狗娘养的!”

她不屑冷哼:“拿班主任来吓唬我,说得我好像吓大的一样!你们只要敢告班主任一次,我就把你们痛扁一次,一直打得你们不敢再打小报告为止,不信你们就试试!”

她忽然嫣然一笑:“对哦,你们敢在背后捅我刀子,当心我告诉陈子谦,看他怎么折磨你们!”

王丽几个彻底怕了,陈子谦修理起人来不会考虑你是男生还是女生,下手一样狠!

王丽和她的两个爪牙交换了一个眼神,央求道:“白……白梦蝶,我们不告老师了,你也别告陈子谦好吗?”

白梦蝶只冷哼了一声,就又躺回到床上,继续睡午觉。

王丽三个见她这个态度,都忐忑不安。

要是白梦蝶真的找陈子谦替她出头,那她们可就惨了。

想想以前陈子谦是怎么让他小弟修理白梦蝶的!

把一把一把的肉虫子扔白梦蝶身上,看她惊恐的乱跳乱叫。

故意撞掉她端着的饭菜,让她饿肚子,还碰瓷说她走路没有眼睛撞了他们,逼着她跪着认错,甚至叫他们爸爸……

陈子谦从来不明着指挥他的小弟动手去打白梦蝶,可这种折磨更让人痛不欲生。

要是陈子谦也这么对付她们,她们肯定承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