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

我撕心裂肺的喊了声。

就在我要过去把她紧紧抱住的时候,我眼前一黑,天色暗淡,黑暗降临。

随着,我身后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地皮好像在动,四周的山体都在颤抖。

当我回头一看,眼前的情景已经大变样……

村子在消失,以电影慢镜头的方式,房子土崩瓦解,慢慢坍塌,尘土飞扬。

树木慢慢的耷拉下脑袋,树叶纷纷扬扬的往下撒落。

四周的山都在晃动,地在往下陷。

站在各处的村民,他们都没有慌张四处逃窜,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周围的变化,他们依旧做着刚才在做的事情。

这个村子在慢动作的消失,可村民们没有察觉。

我第一个想的就是我妈,我已经眼睁睁看着她从我身边离开的第一次,我不想再去体会那种痛苦。

那种血浓于水的感情,在这个时候就跟洪水一样决堤了。

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

我朝四周看了看,发现了她的身影,她端直的站在我后方两米处,我艰难的爬过去,大叫着叫她把手给我。

她没有一点儿反应,对眼前正在发生的灾难一无所知。

“妈,我带你走,我们回家,我带你回家!”

我扑过去,拉起她的手就跑。

就在我碰到她那只手的时候,感觉特别不对劲,这只手很冷,很冷。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断往前跑,突然感觉身后不对劲,手上拉着的手也没有了。61

我回头一看,她还站在原地,就在我回头的那一瞬间,她的身体突然就土崩瓦解般,慢慢化为灰尘散落了。

但是她的那眼神依然有些茫然无措,就跟一个遗忘了一切的人,看起来那么让人心疼。

我心里一阵难受。

“妈,我是秀秀,我是秀秀啊!”

我疯了一样奋不顾身再次折返回去,拼命的伸手想要抓,可我妈的身体就跟流沙,一碰就散了。

从脚往上慢慢地化为了灰烬。

在淹没到脖子处的时候,我妈的眼神茫然失措里透露出了一丝清明,她低声的喃喃道,“秀秀。”

至始至终,这是我从她嘴里听到的最后两个字。

“不。”

我嘶哑着扑过去,但灰烬散落了,化为了满天沙层。

那些村民也一个接一个这样消失。

我脑子里顿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他们都不是人。

让我恐怖的是,村子消失的速度加快,耳边不断传来山呼海啸的声音,好像这个地方随时会发生爆炸和大面积的坍塌。

我的余光里,四周的大山高耸入云,变得更加巍峨高大,我知道那是因为这个村子在往下掉的缘故。

我怕自己也跟着掉入下面未知的区域,使劲挣扎爬起来,可就跟陷入沼泽地一样,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越挣扎越陷得深。

不到片刻的功夫,我被陷入进一种难以名状的糊状物体里,已经淹没到了我的胸口。

“把手给我。”

钟白破开尘土,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一把给我拽了上去。

“这个村在慢慢消失,快走,快走。”这村寨出现的变故,让钟白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