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日子里,黑海之上风起云涌。

希留斯秘密派出了由三阶超凡者带队的数条探险船,急匆匆前往了新大陆,具体去向不明。

拥有海外殖民地的各国,趁着这个一年中海况最优良的时节,有些战战兢兢地组织起最后一次秋季远航。

没有任何人会跟金币过不去,更何况是大陆诸国都严重依赖殖民地输血的现在,一年中任何一次大规模通航的机会都不可能放过。

只是。

因为谁也不知道黑海上多出一位女神,会给这片大海带来怎样深远的影响,所以护航舰队的规格都超乎以往。

连平时一般会作为护航舰队旗舰使用的四级战列舰,现在也大多都派出了复数(就算再怎么重视护航舰队的军舰级别都不会太高,作为护卫舰还不如商船速度快可就太不像话,准传奇除外)。

法勒提斯王国当然也不可能例外。

信号旗挥舞。

“拔锚!起航!”

正如王储殿下所说,窗口期太过难得,艾文和“暴风角号”回到纽茵港没能修整太长时间。

和家人们短暂团聚,战舰完成维护保养之后,便随着已经组织起来的商船船队,马不停蹄向着新大陆进发。

韩国性感模特清纯诱惑写真

同行的还有一艘四级舰“奋进者号”和三艘五级巡航舰共同组成的护卫舰队,以及大大小小的二十五艘商船,浩浩荡荡的舰船总数达到了三十艘!

哪怕在临行之前,留在泰罗王国帮助当地教会稳定民众信仰的安布鲁斯都没能赶回来,在纽茵港的其他朋友也没有来得及小聚。

而他们这一支护航舰队到达新大陆之后,会与在那里驻守的上一批海军进行轮值换防,想要再回到纽茵港可能就需要半年之后,也就是明年春天了。

哗哗哗….

看似连成一片的白帆缓缓驶出港口。

但与希留斯的“珍宝大舰队”却是远远不能比,没有霸主级的实力,他们可不敢组织太过庞大的舰队招摇过市。

而且因为王国殖民的相对贫瘠,船队中与希留斯随船往返的货物(以金、银等贵金属、昂贵的墨水树染料为主)相比,无论是数量还是价值也要远远逊色。

他们将赶在今年最后的窗口期结束之前,乘着“三叉戟洋流”中向着新大陆折返回去的特斯加洋流,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前往新大陆北部。

那里也是法勒提斯和大多数郁金香成员国的殖民地所在。

因为洋流的方向是从相对安的本土通往新大陆,而且返程的洋流温度也降低了很多,几乎不用担心会有太过危险的魔化生物在其中活动。

当然,艾文也不会忘记在自己的“暴风角号”上装满各种货物,比如工业纺织品以及新大陆最抢手的枪支…虽然是公然走私,不过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不是?

另一边。

法勒提斯和泰罗王国高层进行了几次紧急磋商之后,对外宣称已经将追剿回来的大部分赃物都归还了“尼德兰银行团”。

暗地里实际归还的数量只占丢失总数的六成,这还是银行团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大笔“安保费”的结果。

不过就算如此,银行团以“前主席”老乔尔为首的一众董事也已经感恩戴德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王国守护可不是他们看家护院的护卫,虽然事故发生在泰罗王国的国土上,可不意味着王国守护就是拾金不昧的人民公仆。

愿意交易一部分,已经是看在上百年“交情”的份儿上了。

对现在的银行团来说,没了还可以再赚的金银都是小事,这些独一无二的东西却是他们挽回银行团信誉的关键!

至于剩下的四成,当然是已经被两国瓜分干净。

哪些归还哪些截留,到了他们手上当然是由他们说的算。

银行团恪守中立,但两国却是有自己的立场。

盟友或者关系亲近的中立势力的东西加价退还回去,顺便还赚了一份人情,东西的所有权还是属于自己人。而像是敌对或竞争关系的希留斯、萨克、阿特兰…等等的宝物,当然就被他们直接笑纳了。

对这种情况就算是银行团自己都说不出什么不是,在泰罗王国本身也受到海怪袭击损失重大的情况下,这种结果已经比被哈金斯尽数洗劫走强出了无数倍了。

甚至银行团最新一期的董事会已经决定,缓过这一口气之后,总部还会在泰罗王国重建。

顺便大幅增加对法勒提斯和泰罗王国的投资。

自身没有任何政治倾向的好处,是让他们可以顺畅地做世界的生意,但却也缺少唯有世俗统治阶级才拥有的最高端战力。

这次经历过灾难**件之后,他们痛定思痛,准备施行争取四阶封号庇护的第一步计划,用的还是他们最擅长的手段,金钱开道!

也许财富对四阶封号用处不大,但他们所在的王国却永远不会嫌多。

哪怕付出…永远丢失一部分客户的代价!

除此之外。

鉴于这次事件对泰罗王国造成了重大误伤,受损最严重的水城尼斯克几乎被夷为平地,教宗冕下作为郁金香联盟的代表,下达了对哈金斯本人的必杀令!

任何提供线索者都将获得高额悬赏,将其击杀者无论是否为郁金香联盟国民,都将获得联盟丰厚至极的奖励。

甚至这次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泰罗王国,还派出正值壮年的“闪雷之戟”准备穷搜大海,誓让侥幸从“蔷薇剑圣”手下逃过一劫的哈金斯付出代价。

不过。

接下来的时间中,哈金斯和他麾下的海盗们就像是在“白鲸港”大屠杀之后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所有人都明白,就像上次被“海怪之母”庇护一样,这次被“海魔女”庇护的哈金斯,几乎不可能会被找到。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大海上的局势也正如人类各个王国的高层所预料的那样,慢慢兴起了不容忽视的波澜。

……..

将新、南、旧三块大陆彻底分隔的黑海海面,整体呈现一个巨大无比的狭长s形。

广袤洋面上的岛屿不算多。

但是这片海洋水下地貌的最突出特征,是有一条呈s形的海岭同样纵贯南北,被称作“黑海中脊”。

也就是说实际上黑海并不是在最中心的位置最深,而是从陆地开始呈现浅、深、浅、深、浅的特点。

对“海怪之母”的老巢,也是黑海中海怪最活跃的地方,许多远洋航海的海员都一清二楚。

就在那个s形第一个拐弯偏西北的萨默斯海沟附近,至少方圆五百公里的三角形范围是人类绝对的禁区。

好在那里并不在大陆互通的主要航线上,稍微注意一点对人类的航运影响不大。

但是。

在s形的“黑海中脊”,中心偏北的地方,却存在这一个骤然低洼下去的巨大“海盆”,没有人知道那个“海盆”有多深。

只知道站在船上向下看,是一片如同无底深渊般的漆黑,与中脊处其他位置的海面决然不同。

因为这种特殊性。

大航海时代开启后,由经由此地率先发现新大陆的希留斯探险家们,给它起了一个名字“黑海之眼”、“海洋源头”,认为这个差不多位于黑海中心的地方,可能就是这整片大海的终极源头!

但他们却不知道。

在遥远的古代就已经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暴风眼”!

而为它取名的正是它曾经的主人——黑海女神希波诺厄!

这也十分正常,对于普通人类来说,三百年已经足以见证一个国家的兴亡,更不要说一个失落在历史故纸堆中的一个名字。

不过,从今往后人类一定会慢慢记起这个名字。

因为,它的主人已经回来了。

呼呼…呼呼..

因为主人离去已经沉寂了三百年的暴风之眼,已经开始渐渐复苏,虽然远不至于曾经那样让海天色变的狂暴,却也在一点点坚定不移地增强着。

也许短时间内对通航的影响不大,但随着黑海女神的力量逐渐辐射出去,将来没人能够忽视这中潜移默化。

就像属于“海怪之母”的萨默斯海沟一样。

最重要的是,正如曾经希留斯发现新大陆所走的航线那样。

如果在“希留斯王国”与“黄金海”之间画一条直线,这个名为暴风眼的巨大“海盆”恰恰就处在中心点上。

就像一颗要命的钉子,死死钉住了希留斯既有航线的七寸上!

海盆深处。

咕噜…咕噜…

一条身上流转着白光的大白鲸,带领身后一群长着鱼鳃、鳞片和蹼的人型生物,从一座被巨大的圆形水泡穹顶包裹的宏伟城市边缘游过。

这座位于水下的城市虽然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但从直径达到十公里的规模,也能看出这里曾经的繁华!

这里便是属于希波诺厄的圣居,水下城市“赫拉克里安”!

时隔三百年这里终于再次有了人烟。

大批原本属于海盗现在却是女神麾下预备怒涛教士的九指男子,正在废墟中忙碌着。

一点点清理原本的残垣断壁,慢慢将这里修复成它原本的样子。

不过。

除了这些人类之外,这里还有为数不少的非人类在活动。

生着海藻般浓密的长发,耳朵被鳍叶取代,牙齿尖利,外表如同美丽女性的海妖精;

身材高大健硕长着鱼鳃、鳞片和蹼的激流鱼人;

最矮也要超过三米,青色的皮肤上布满奇异花纹,身周时时都有电光闪烁的风暴巨灵;

甚至是…身体呈现半透明的幽蓝色,装扮遍及了各个年代,好像由雾也好像是由水组成的溺亡之魂。

当然,还有一群不归“海怪之母”统辖的野生海怪!

作为人类历史记录中最早的黑海之神,希波诺厄显然不是尸位素餐之辈,刚刚归来便已经收服了一大批生活在海洋中人类未知领域的强悍超凡生物。

而祂召集这些生物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