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第二碗白米饭,剩下的烧烤石磊全都吃光光,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回房间里又学了刻把钟,差不多到了上晚自习的点,这才背着书包走了出来。

看见有好多村里的小朋友闻着香气跑到了他们家,正围着白梦蝶讨要蔬菜烧烤吃。

那些小朋友的爷爷奶奶也跟着来到了他们家,聚在白老太太身边有说有笑的看着白梦蝶烤蔬菜烧烤,都在夸赞她的厨艺棒棒哒。

白梦蝶每个孩子给了两三根烧烤。

那些小朋友吃完了还想要,白梦蝶就不肯给了,这些烧烤她还要留着自己的家人吃呢。

农村人大多数人很讲本分,见自己的孩子拿到了两三根烧烤,吃完了还要,脸上挂不住了,赶紧牵着自己的孩子笑着向白老太太告辞。

有的孩子不肯走,被硬拖着走的,哭声震天。

彩玲姐弟三个路过白梦蝶家院门口时也闻到了蔬菜烧烤的香气,蹭了进来也想吃。

白梦蝶看见他姐弟三个就烦,根本就不想给他们吃。

可这蔬菜烧烤也不是啥贵重东西,如果当着乡亲的面不给他们吃,会被那些圣母婊乡亲说三道四的。

乡下可不比城里,人言可畏,因此很不情愿的给了他姐弟三个一些。

可这姐弟三个最令人讨厌的就是不知足,吃了还想要。

古典美女红尘美人

白梦蝶一面蹲着地上汗流浃背的继续烤蔬菜烧烤,一面对围着她转的彩玲姐弟三个下逐客令:“你们已经吃了不少了,可以走了。”

彩玲三姐弟厚着脸皮央求再给他们吃几串。

白梦蝶见有几个牵着自家小豆丁的乡亲在院门口放缓了脚步留意她姊妹说话,把赶人走的狠话咽下了肚,不冷不热道:“你们如果还想吃,就自己去摘菜、洗菜、穿好串,我帮你们烤。”

彩虹下意识地动了一下,准备出院门去摘菜,见姐姐和弟弟都没动,她也就没动了。

石磊见他们三个只知道吃,干活儿就不肯了,阴沉着脸道:“光吃不动手,哪有那么好的事!全都走!”

彩玲三姐弟见他的目光太恐怖了,生怕他打他们,只得不甘心的离去。

那几个放缓脚步的八卦村民见没啥好偷听的了,于是牵着自家小豆丁离开了。

走到院门口,彩玲很不甘心的回头骂石磊:“一个拖油瓶好意思管我们白家的事,我们又没吃你的!”

白梦蝶气得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彩铃道:“以后你别想吃我做的任何东西了!”

彩虹和白威连忙道:“小蝶姐,我们没有骂磊子哥!”

白梦蝶脸色稍缓,冷着脸说了声:“知道!”蹲下来继续烤蔬菜烧烤。

老太太也气得不行:“这个彩玲完全被她妈教歪了,不依了她她就骂人!”

石磊装做要揍彩铃,彩铃吓得撒退跑。

石磊大踏步往前走,前面走着一群刚从他家离开的老人和孩子。

有个老太太牵着的孩子闹腾得格外厉害,哭着喊着要回白梦蝶家里还要吃蔬菜烧烤。

那个老太太被闹得有些招架不住,打了那个孩子的屁股几巴掌,骂道:“你咋一点眼色都没有,你没看到白梦蝶都不舍得给你吃了吗,你还要赖在那里,你不嫌丢人,老娘还嫌丢人哩!”

打得孩子哇哇大哭之后,那个老太太又对其他的老太太老头子吐槽:“真没看出白梦蝶是那么小气的人,在咱农村蔬菜值啥钱呐,几个孩子吃她家一点蔬菜她都舍不得,抠成这样,太没人性了!”

有好几个老头子老太太都幽幽地怼道:“不是蔬菜值不值钱的问题,大热天的人家烤蔬菜热得汗直流,你好意思不停的吃人家的?

再说了,人家又不欠我们的,给我们的娃吃些是个意思,你还想让你家娃吃个足呀。

再说了,烤烧烤要用到那么多佐料,那些佐料不得花钱买呀。”

那个刁钻古怪的老太太撇了撇嘴:“佐料能要几个钱!”

石磊在后面听得火冒。

迈开大长腿几步就走到那个老太太的面前:“照您老这逻辑,在咱们农村,蔬菜也好,大米也好,全都是自家种的,全都不值个啥。

那您老咋不把全村的人接到你家吃饭呢,那么小气也不怕乡亲们在背后戳你的脊梁骨!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就让人讨厌了!”

石磊说完,大步流星地走了,他还要赶到学校上晚自习呢。

那个老太太气得脸全黑,冲着石磊的背影狠狠的“呸”了一下:“什么玩意儿!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姓啥,就强出头!”

其他的老头子老太太全都不吭声,牵着自家的孩子和她离的远远的,用行动表达对那个老太太的鄙夷。

那个老太太和她的孩子瞬间变成了孤家寡人。

傍晚七点多,老爷子他们都从田里回来了,还没进院子就闻到从院子里飘来的蔬菜烧烤的香气。

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吞着口水,加快了脚步走进了院子,见白梦蝶在烤蔬菜烧烤,全都惊奇地瞪圆了眼睛:“你真的在做蔬菜烧烤?!”

“嗯呐。”白梦蝶抬起汗汵汵的一张脸,笑着对众人道:“爷爷,妈,你们赶紧洗了手脸准备吃晚饭吧。”

众人却不忙着洗手脸,放下农具就围过来品尝蔬菜烧烤,味道好到炸,恨不能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咬着吃了。

大家吃的一脸幸福满足,纷纷不可思议道:“没想到蔬菜烧烤这么好吃!”

白爱民拿着一串烤韭菜,嘿嘿笑了两声,对老爷子道:“爸,你看这烧烤这么香,我们爷两个是不是喝两盅?”

虽然在农村,粮食酒家家户户都酿了不少,但是老爷子限制家里的子孙喝酒,怕喝成了酒鬼就完蛋了,所以白爱民想喝酒,还得请示老爷子。

老爷子吃烧烤茄子吃的正香,闻言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那好,咱家四个男人都来两杯。”

一家人齐动手,很快就在院子里摆好了桌椅,然后团团坐了下来,一起吃晚饭。

尽管晚饭老太太炒了好几个青菜,可是无人问津,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吃白梦蝶倒的各种蔬菜烧烤,全都赞不绝口。

白梦蝶也把所有的蔬菜烧烤尝了个遍,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吃。

她仔细品了品,问题出在孜然上,在镇上买的孜然并不纯,所以烤出来的烧烤味道就会大打折扣。

白勇吃得高兴了,道:“赶明儿我去金沙河给人挖几天沙,换几个钱割几斤肉让妹子给我们烤肉串吃,肯定比着蔬菜烤串更香。”

白梦蝶摆了摆筷子:“不用特意去买肉的,可以烤鱼吃,比烤肉串还香,下个星期大哥和二哥去抓些鲫鱼回来我烤给你们吃。”

白勇兴奋的答应了。

圆圆因为有了身孕反应很大,这段时间一直胃口不好。

尽管圆圆妈有点重男轻女,但毕竟是自己唯一的闺女,见圆圆身体不适,她这个做妈的还是心疼的。

也曾几次三番的提出要带圆圆去镇卫生所看看她这究竟是咋了,一天天的没精打采的,人还看着消瘦。

可圆圆哪敢去镇卫生所检查身体,因此百般推脱,一口咬定自己是因为在田间干活儿受了热和累才会这样的。

乡下父母养孩子都养得比较粗糙,圆圆又找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圆圆妈便信以为真了,没再强求圆圆去看病,但是见她

食欲不振,圆圆妈多少有点急。

隔壁白家在吃晚饭,圆圆家也在吃晚饭。

圆圆闻着隔壁飘来的烧烤蔬菜的香气忍不住咽口水,看着自己碗里的饭菜越发没有食欲了。

圆圆妈看在眼里,用脚碰了碰圆圆爸的脚,吩咐道:“你去隔壁白家要点烧烤给咱闺女开开胃,瞧咱闺女瘦成啥样了。”

圆圆爸看了几眼自己的闺女,的确清瘦了不少。

本来因为和隔壁白家关系不好不肯去求人的,现在为了自家闺女舍不得厚着脸皮跑一趟。

圆圆爸放下碗筷,从家里拿了十几个鸡蛋用篮子装着准备去白家。

圆圆妈见了,垮着脸直翻白眼:“也就要点蔬菜烧烤,你还要提鸡蛋去别人家,你咋这么窝囊?”

圆圆爸本来就不是十分想去,闻言,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你不窝囊那里去!”

圆圆妈立刻把嘴闭得紧紧的,白家有多讨厌她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如果换她去白家讨要一点蔬菜烧烤,恐怕人家连门都不让她进。

圆圆爸狠狠的动了自己的老婆一眼,硬着头皮去了白家。

白梦蝶一家老小全都吃惊的看着他,他两家的关系都闹得这么僵了,他居然还好意思上他们家的门,这脸皮真是没谁了。

圆圆爸在白家众人的注视下全身不自在,尴尬地搓着手,陪着笑道:“白叔,白婶,你们在吃饭呀?”

“嗯呐。”老爷子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喝他的小酒,吃着美味的蔬菜烧烤,脸上写着一句话:你眼瞎吗?看不见我们在吃饭吗?

圆圆爸越发难堪的脸都红了,吞吞吐吐道:“白叔,是这样的,我家闺女这段时间胃口不好,我想用鸡蛋换你家一点蔬菜烧烤给我们家圆圆开开胃,您老……肯吗?”

白家所有人都知道圆圆爸特别吝啬,现在为了圆圆提了鸡蛋来跟她们换蔬菜烧烤真是太阳打西边出。

虽然现在两家关系不好,可老太太还是大方的给圆圆爸装了满满一碗蔬菜烧烤让他带回去给圆圆吃,至于他家的鸡蛋,她一个都没收。

圆圆妈见圆圆爸不仅带回来了蔬菜烧烤,连带去的鸡蛋也一个不少的带了回来很是高兴,撇了撇嘴:“算隔壁识相!”

圆圆爸闻言,顿觉胸堵,瞟了一眼她小人得志的嘴脸:“你这说的啥话?啥叫隔壁识相,人家不跟咱们家计较,你还阴阳怪气,谁跟你这种人打交道谁倒八辈子血霉!”

圆圆妈不乐意了,和圆圆爸吵了起来,被两个儿子给劝下了。

大儿子岔开话题,让圆圆就着隔壁给的烧烤蔬菜多少吃点。

圆圆本来强忍着不打算吃的,可是被自家大哥这么一招呼,马上破功,去厨房盛了饭,就着那碗烧烤蔬菜吃了起来,结果一连吃了两碗饭。

放下筷子,她就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是巴不得自己食欲不振,吃不下饭,这样肚子里的那个孽障得不到营养说不定会流产,就能悄无声息的处理掉一个让他声名狼藉的大麻烦。

可她终究没有抵挡住白梦蝶做的蔬菜烧烤的香气,吃了这么多……

都怪白梦蝶那个死贱人,干嘛要做这么香的蔬菜烧烤!

白梦蝶一点都不知道她们白家做了好事会被小人以怨报德,吃过晚饭,洗了澡,一直学到晚上九点半上床睡觉。

第二天醒来,一出房门就看见老太太正把砍回来的柴火往厨房里放。

白梦蝶转身回房间拿了五十块钱交给老太太:“奶奶,这五十块钱你拿着,给哥做点有营养的菜他吃。

还有三个星期哥就要进考场了,这段时间营养一定要跟上。”

老太太把那五十块钱推开:“我会给你哥做好吃的,你不用给钱,咱们家的栀子花每天都能卖好几块钱哩。

那几块钱足够给你哥换点肉啊排骨回来吃,你安心读你的书,家里的事你别操心,奶奶会安排好的。”

“我知道奶奶会安排好,但我不想要奶奶花自己的钱,奶奶年纪大了,该我们孝顺奶奶了,而不是奶奶继续为我们付出。”

白梦蝶把那五十块钱硬塞到了老太太的手里。

准备去上学的石磊在房里听到她祖孙二人的对话心里暖暖的,走了出来,对白梦蝶道:“也就考个试而已,别搞得像坐月子似的,还非要吃好吃的。

照你的逻辑,吃得好对考试有帮助,那咱们班几个吃的肥头大耳的同学成绩咋垫底了?

所以考的好不好跟吃的好不好没多大关系,只要吃饱肚子了就能安心考试。

你给钱奶奶可以,但是不能让奶奶给我加强营养,我营养足够呢,这钱当你孝敬奶奶好了。”说完就走了。

老太太把那五十块钱又还给白梦蝶:“好孩子,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你哥的。”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