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口气跑出村子,双手撑着膝盖弯腰大口大口的喘气,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想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咳嗽出来,一边咳嗽还一边流泪。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种第一次看到那么吓人的场面的惊悚后怕,还有逃出来后的心有余悸。

如果钟白在这里,我可能会抱着她声嘶力竭的哭一场。

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看到那么诡异惊悚的场面。

但是我不能哭,我现在害怕这地方。

没过两分钟我继续往前走,还没走多远村道上一辆面包车迎面而来,我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但是车子开我面前停了。

车窗打开后,我爸有些奇怪的看着我,估计是想不通我为什么这时候会在这里,不过他也没问什么,就说,“快上来。”

我爸是请的村里六子,让他开面包车来接我,我上车后我爸就跟我说我妈病的有些重,就让六子哥开他家的面包车来接的我。

我爸说完后六子透过玻璃对我笑了笑,还打趣的说,“这才几年没见,咱们村的秀秀一转眼就成大美人了,以后提亲的要把门槛踏破喽。”

我什么话都不想说,因为刚发生的事整个人都还在轻微微的发抖,而且感觉浑身特别的冷,一个人还抽搭搭的落泪。

我爸脸一板,有些不高兴的说我,“你妈还没死,你哭什么哭!?”

我爸从小对我很严厉,我从小就有些畏惧。

亭亭玉立白皙少女踮脚张望

我哽咽着不敢大声,低头不经意的时候撇到了后视镜,我一下就看到在后视镜里倒影出来一张脸,就在我后排。

其实面包车是七座的,有三排位置,我爸和六子在最前面,我在中间,而从后视镜透出来的人影就在我后面,一张白刷刷的脸刚好从我肩膀露出来。

纸美人,是那个烧了的纸美人。

两团腮红,红唇绿眼一身水红色的裙子,她的嘴角依旧如刻画那样带着笑。

我一下就叫了起来,猛地就转过身去了,可是在我后排的座位上只有一个空了的矿泉水瓶,空空如也的什么都没有。

我突然吓的大叫让六子嗷的也叫了声,车子没控制好差点从土路上翻一旁的沟里去了,我爸脸都白了,对我凶道,“你鬼吼什么?”

我不敢说话了,就坐在位置上低头一言不发。

其实我心里挺不好受的,但是我知道他们肯定看不到后视镜里倒影出来的东西。

我鼓起勇气再去看的时候,后视镜里已经没有了。

但我确定,刚开始那一瞬间觉得不是我看花眼了!?

它跟着我上车了?

为什么它非要这样缠着我不放,就因为我的血跟它冥冥之中有了联系?

进了土篱笆村下车的时候我就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我爸在前面走着,而我慢腾腾的往屋子里走。

我觉得它在跟着我,而且这种感觉很强烈。

不过一直走到奶奶家大门口,我进院子的一瞬间那种压抑被跟踪的阴霾就一扫而空了,我往后面看了一眼,夜色里纯粹的黑,什么都看不到。

踏进堂屋门槛里面就弥漫了一股香纸的味道,在神龛的台子上点燃着两根蜡烛,火光把神龛里的黑佛映射的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