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明珠看了看我,问道:“柳智慧还真的是和珍妮说这些。”

我说道:“刚才你不见吗,本来就是说啊。”

黑明珠说道:“生意,她做什么了。”

我说道:“之前呢,她想着要做一些事的,她也没和我细说,等她来了,我好好问问吧。怎么了。”

黑明珠轻轻摇摇头。

我说道:“我知道你可能担心什么。”

她看着我。

我说道:“你担心一旦我们都不在,柳智慧也不在这里照看珍妮的话,你放心不下。”

她没说话。

的确,黑明珠就是担心这个。

因为我们要操心的事还有很多很多,而且我们不可能带走珍妮,留着珍妮在这儿,是最安的,若是柳智慧在,柳智慧帮带孩子,无论是安方面,还是带孩子,照顾孩子方面,一切都能让我们放心。

但如果柳智慧不在这里,不管什么方面,我们都不放心。

清纯气质台湾mm户外写真秀长腿

只是,柳智慧毕竟是柳智慧,让她安心做个家庭保姆,可能吗?

况且,这孩子还不是她的呢。

她再怎么宠爱,她也不会愿意做个职家庭保姆,即使将来她自己真有自己的孩子,她也不会这么做。

我说道:“其实可以这样,你安心在这边带珍妮,外边有事,我出去办就好了。”

黑明珠说道:“那我也很担心。”

我说道:“很多时候,一个人去,比两个去好很多,降低很多的风险。”

陪着张士渊,张明苑玩了一天。

两个孩子毕竟还小,只能去玩游游泳泡泡水那些项目,即使如此,他们也玩得开心得不行。

两条腿在水里蹬啊蹬,很好玩。

我把珍妮带上,黑明珠则是去忙她的事。

小珍妮在旁边羡慕的看着在婴儿游泳盆游泳的小孩子们,呆呆的,萌萌的,用小手指指着:“爸爸,我也要玩。”

我说道:“珍妮,你长大了,这游泳盆太小了,你下去游不动呀。”

听我这么说,她委屈巴巴的坐在凳子上,样子既乖巧,又委屈,又可怜。

我只好让服务员找了个大一点的盆,让她也下去玩,结果她一下去就玩疯了,在里边不停的闹,弄得这里边到处都是水,我只好给人家加了钱,让服务员安心给她玩。

他们正玩着,有人给我打来了电话。

薛明媚的。

我赶紧拿着手机出外边接听。

薛明媚告诉我说,虽然是到了那边也接受了最好的医疗条件治疗,但情况并不算稳定,也不知道以后是死是活。

我说道:“别乱说,别乱想,肯定会好好的,肯定能治好,相信医生,相信自己。”

她说道:“安慰我干嘛呢,我是需要安慰的人吗。”

我说道:“这不是安慰,这是大气,我给你祝福加油打气。”

她说道:“这也不用,生死有命。”

我说道:“总之你要坚强。我想着有时间去看看你的,但这段时间,真的是忙得我头晕眼花。”

她问道:“情况怎样了。”

我告诉了她我们这边的情况。

她听后,说幸好,幸好,都好好的回来了。

我说道:“希望下一个,是关于你的好消息,你能好好的回来。”

她说道:“好。”

我说道:“这几天如果挤出时间,我就去看你。”

她说道:“别来了。”

我说道:“什么意思?”

她说道:“丑死了,每天接受治疗,也没空化妆,人都瘦了一圈,不想让你看到我最丑的一面。”

我说道:“以前你在监狱被人打,打得像什么样,那不丑吗。”

她说道:“那不一样,那时候虽然丑,但是还是会恢复漂亮,你还能看到我漂亮的那一面,我不想我留给你最后的一面是丑的。”

我说道:“我呸,薛明媚你胡扯些什么东西呢,你脑子里面想的啥呢。”

难怪有人说,女人的脸蛋比她们的命还重要。

她说道:“我现在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有可能一睡过去,明天就醒不过来了。”

我说道:“别乱说。”

她说道:“反正你可不能来看我,如果你来,我马上离开,不治了。”

我说道:“唉,我真服了你。”

她说道:“不说了医生不让我继续打电话了。”

我说道:“好。”

她挂了电话。

也许,真的是一睡过去,明天就醒不过来,也就是说一挂电话,这可能就是最后和她说的话。

人世间,很多时候,很多人,总是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却真的是再也不见,再也见不到。

在活着的时候,只能好好的珍惜。

挂了电话后,我走回了里边。

几个孩子已经游泳出来,穿好了衣服。

离开的时候,小珍妮把小手放在嘴里,一边吸着,一边回头依依不舍的看着几个游泳盆。

我抱起了她说道:“珍妮,回去了后,爸爸让人建一个小小的,让你每天可以玩的泳池好不好呀。”

她说道:“好,好。”

眼睛笑着弯成了一弯月亮,然后开心的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爸爸真好,我爱爸爸。”

这么乖巧,这么好的女儿,也难怪让黑明珠舍不下心去死了。

不说黑明珠,如果是我,光是想着自己女儿还那么小那么可爱,换做我,我也是舍不得死,舍不得离开她。

回去后,我让人马上在楼下后边的小院子弄一个小泳池。

到了晚上,姐姐做好了饭菜后,招呼一大家子的人一起吃饭。

黑明珠说在外边有事,不回来吃饭了。

我问什么事,她说见见爷爷之前的一些老部下,请他们吃饭,他们自发组织过来去给她爷爷祭拜,她不得不招待。

好吧,那我们先吃。

正要拿起筷子,小珍妮问我道:“爸爸,智慧阿姨呢。”

哦对,我还忘了她呢。

我拿起手机给柳智慧打过去,她却没有接。

我说道:“你阿姨可能忙着挣钱,先让她忙吧,我们先吃。”

吃了后,小珍妮去看两个小娃儿洗澡,我则是去了柳智慧的房间。

心里感到有点不安,因为,我很久没见柳智慧了,我回来我以为能见到她,我挺想她的,但我回来一天多,她好像故意躲着我一般,这让我不禁觉得她是否有什么事。

或是说,不想见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