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买根手链给她吧?”商怀礼又说道,眼尖地看到前面不远处的周大福柜台,忙上前去。

段漠柔忙也跟上,趴在柜台上一看,顿时咋舌,这么贵!

“唉帮我把这条链子拿出来看下。”商怀礼对着柜台小姐说道。

段漠柔看着拿出来的手链,很细的一根,却极为好看,上面有三颗星星吊坠,垂坠下来,更添柔美感。

“漠柔帮忙试试吧。”商怀礼忙对段漠柔说道。

柜台小姐拿着手链,戴在段漠柔手上,她的手腕又细又白,使得金色的链子更为亮丽突出。

“好看好看,小叔,觉得好看吗?”商怀礼叫了声靠在一边喝水的商君庭,后者淡漠地望了眼,慢吞吞说了句。

“她戴好看又不代表所有人戴都好看。”

商怀礼:……

那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

“我觉得挺好看的,可馨她白,能衬托的。”段漠柔忙说了句。

“是吧?那就这个吧。”商怀礼忙说道,“帮我包得漂亮点。”他对着柜台小姐说道。

短发美少女森女系装扮迷人微笑公交车写真图片

看着商怀礼买好了礼物,段漠柔不禁有些着急,那她买什么?买得便宜了,感觉拿不出手,买得贵了,实在她没钱。

她不禁朝着商君庭的方向望了眼,他正靠在柜台边看着里面的东西,不会他也要买根项链或是啥的吧?

她正发呆着,突然就对上商君庭望过来的眼,他朝着她勾勾手:“过来。”

不是吧?又要她帮忙试?

她有些不情不愿过去,趴在他边上,看到他面前的柜台里是耳环。

一个送手链,一个送耳环……

“这个好看吗?”他指了指边上一个耳钉,好像是一朵花,很别致。

“好看,都好看……”她轻声应了句,有些意兴阑珊。

他望了她眼,突然又开口:“算了。”说完,他转身就走。

“不买吗?”段漠柔有丝诧异,他就这么走了?

“想要吗?”他听到,转身问了她句。

“又不是我想要。”她嘀咕了句,问她想不想要做什么?

商君庭听到她的话,再次转身离去,没再理会她。

段漠柔看着他的背影,不会又生气了吧?

“唉我小叔呢?”商怀礼付了钱,拿了东西过来问道。

段漠柔朝着商君庭的背影努了努嘴,真是不好伺候的男人,动不动就生气。

“也不知道我小叔要买什么,走吧漠柔,想好买什么了?”

商怀礼和段漠柔边走边问着,段漠柔摇摇头,她还真没想好买什么,这儿东西都太贵了,她的零花钱加一起也才两百多点,哪里能买得如此贵的?

“漠柔,可以买个洋娃娃……”商怀礼指着边上一家娃娃店,对着段漠柔说道。

段漠柔望了眼,娃娃确实不错,但别人都是小小的包装好的,她总不能到时候抱个大大的吧?

“唉去看看我小叔在看什么。”商怀礼突然说了句,随即朝着商君庭驻足的方向走去。

商君庭已走至化妆品区,正站在一家柜台前看着。

“小叔,真要买化妆品啊?”商怀礼一看,忙笑着问。

商君庭根本没理会他,只对着柜台小姐开口:“哪套是最简单最基础的?”

“这套是补水的,最基础的,还有这套,是美白……”柜台小姐忙热情地给他作着介绍。

“就这套,示范一下。”他说道。

柜台小姐忙将试用的产品拿出来,对着围绕着的三个人示范了一遍。

段漠柔也跟着好奇地看着,她还从没有用过这样的保养品,也只在阮乔的化妆台上看到过那些瓶瓶罐罐,平时她就洗把脸,涂个粉,不知道还有什么保温的,美白的……

“这个呢是洗面奶,挤一点在手心,揉出泡沫后,涂到脸上洗一遍,然后再拿清水洗干净,随后这个是化妆水,拿化妆棉打湿后擦脸,起到进一步清洁的作用,接着是这一瓶……”

柜台小姐认真讲解着,一步步做着示范,段漠柔看得认真,原来这么复杂啊,这洗个脸得多久啊?

商君庭靠在一边,边喝着矿泉水,边瞟了眼边上看得认真的人,没有作声。

全部示范完后,商君庭点点头:“就这套。”

“哇小叔,当真买化妆品啊……”看着柜台小姐开票,商怀礼在一边惊呼,这么一套化妆品,价格并不比他那根手链便宜。

两人都已买好了礼物,段漠柔不禁有些着急,那她买什么呀?

她朝四周围望着,看到边上一家小饰品店,不禁走了进去。

小饰品店的东西,都很精致,但在这个地方,并不会便宜多少。

段漠柔仔细看着,有个发夹,很是漂亮,一看价格,她不禁咽了口口水,一个发夹居然要五百多,这是什么发夹?

囊中羞涩,她只能放弃,再重新寻找着。

“麻烦帮我把这个拿出来看一下……”看到手机链的地方,她指着一只小熊款手机链说道。

“就款是水晶做的,280。”服务员将手机链拿出来时说了句。

估计是看她学生的样子,没什么钱,提醒了一下。

280,确实贵,她口袋里零零散散地钱加一块,也就260多块。

“能再便宜点吗?”段漠柔望着手里的小熊,闪闪发亮地,确实惹人喜欢。

“有会员卡的话就能打个八折。”服务员笑着说了句。

会员卡……她从没有买过,哪来的会员卡?

“开票吧,我有卡。”商君庭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段漠柔不禁朝后望了眼。

“小叔,居然有这儿的卡?”别说商怀礼诧异,任何人都会诧异,这种小饰品店,一般都是女孩子爱逛的,他一个大男孩……

“三奶奶的。”他不慌不忙说了句,阮乔有这里的卡并不稀奇,商怀礼也瞬间了然。

商君庭拿起开好的票子,朝着收银台走去,身后,段漠柔忙跟了上来。

“跟着做什么?”他不禁停下脚步,蹙眉望着她。

“不是要付钱吗?”她呐呐说了句。

“把钱给我,我去付,等在这里。”他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