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恩没有和胡一鸣寒暄套近乎的意思,他抽出自己的手,向身后一背,微微点下头,说道:“胡校长。”

胡一鸣向秦沐恩的身后看看,阿希姆、杰西卡,他自然都认识,陈曦倒是面生得很,估计是南方营地的幸存者。

他含笑问道:“沐恩,你这次过来救援,带了多少人啊?”

秦沐恩说道:“三十多人,现在他们都在恶魔山的山谷里。”

才三十多人?

胡一鸣眨了眨眼睛,动容地说道:“沐恩啊,这次前来围攻营地的野人数量不少,你只带来三十多人,恐怕,这点人不够用啊!”

秦沐恩正色说道:“我带来的人是不多,但野人的数量也没有很多,我估算,应该有六、七十人左右。”

胡一鸣好奇地问道:“沐恩,你怎么知道他们只有六、七十人?”

“刚刚我们有潜到野人的住地,那里的野人数量有五十多人,再算上散布在丛林里的野人,他们应该是六、七十人。”

“原来是这样。”胡一鸣揉着下巴,若有所思。秦沐恩说道:“北方营地,选出百余轻壮,不成问题,再加上我们三十多人,凑足一百五十人,绰绰有余。我们的人数,可以比野人多上一倍,在人数上,我们能占据上风

。”

冷严点点头,表示秦沐恩说得有道理。

柔美娇娃清新可人

胡一鸣眉头紧锁,忧心忡忡地说道:“野人的数量或许没有我们幸存者的人数多,但野人在树林中布置了好多的陷阱,就在刚才,我们又在丛林里折损了十多名幸存者!”秦沐恩说道:“我的想法是,我们可以两面夹击,偷袭野人的营地!只有彻底消灭这些野人,才能清除掉丛林里的陷阱,不然,陷阱会无限循环的重新布置,北方营地的幸

存者,永远都要被困在北方营地里。”

胡一鸣若有所思,觉得秦沐恩分析有理。

他拍了拍秦沐恩的后背,说道:“来、来、来!沐恩,我们仔细商议一下!”

胡一鸣把秦沐恩四人请到自己的高脚屋。

路上,秦沐恩向胡一鸣介绍了一下陈曦。

胡一鸣还真听说过陈曦这个人,知道她是陈晨的妹妹,而陈晨则是南方营地的副营地长。

走到高脚屋门口,孙曦跑了过来,兴奋地说道:“沐恩!”

秦沐恩对胡一鸣说道:“胡校长,你们先进去,我和辅导员说几句话。”

胡一鸣笑吟吟地应道:“好好好,沐恩,你不用着急,我们在屋里等你。”

秦沐恩转身向孙曦走过去。

到了孙曦近前,感觉才几天没见,她消瘦了不少。

他放下自己的背后,从里面拿出好几罐罐头和几块肉干,递给她,说道:“曦姐,我走之后,营地里的人有难为你吗?”

孙曦摇摇头,说道:“没有人难为我,只有校长曾问过我,知不知道你要走的事。”

稍顿,他看着秦沐恩递过来的罐头和肉干,摇头说道:“沐恩,这些吃的,你自己留着吧!”

秦沐恩将罐头和肉干硬塞进她的手里,说道:“这些本来就是给你带的,我听说,北方营地里的食物已经不多了。”孙曦心头一暖,接下罐头和肉干,有些哽咽地说道:“营地里的幸存者,的确有好多天不敢出门了,今天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想和野人拼个你死我活,结果连野人的影子都

没看到,便有十多人死在陷阱里。”

秦沐恩说道:“曦姐,要不,你和我回南方营地吧!”

孙曦摇摇头,难掩伤感之色,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的同事、领导,都在北方营地,我不能走,也没有立场走。”

秦沐恩没有再多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无法替别人做决定。

他沉吟片刻,道:“如果曦姐哪天想回南方营地了,我们随时欢迎。”

孙曦笑了,晃了晃手里的这些罐头和肉干,说道:“沐恩,谢了。”

秦沐恩没有多做停留,别过孙曦,进入胡一鸣的高脚屋。

落座之后,胡一鸣迫不及待地问道:“沐恩,你有什么打算,对我们讲一讲!”

蔡志强、李洪、冷严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秦沐恩说道:“野人都是丛林战的行家,如果正面交锋,即便我们人多,但也未必会占优势。”

众人闻言,连连点头,表示认同。

野人都是在恶魔岛上完成的成年礼,他们熟悉恶魔岛的一草一木,在恶魔岛上,与野人面对面的硬碰硬,幸存者这边不占任何优势。

秦沐恩说道:“想要让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唯一的方法就是偷袭,打野人个措手不及!”

蔡志强下意识地接话道:“趁夜偷袭?”“不行!绝对不能在夜间动手!”秦沐恩斩钉截铁地否决,说道:“晚上,树林里漆黑一片,我们什么都看不到,可野人不一样,他们早就熟悉了丛林的环境,即便是黑夜,

他们也能通过微弱的光线,还有声音,判断出敌人的大致位置!”

在夜晚的丛林里和野人交手,那绝对是一场噩梦。

冷严喃喃说道:“不能在晚上偷袭,就只能在白天偷袭了!”

秦沐恩点点头,说道:“白天动手,我们固然不占任何优势,但同样的,野人也不占任何优势,只要不让野人占优,我们就赢了大半,毕竟我们人多,野人人少!”

冷严正色说道:“校长,我觉得沐恩说得有道理!”

胡一鸣琢磨片刻,问道:“具体怎么行动?”

秦沐恩问道:“有纸和笔吗?”

“有!”蔡志强答应一声,从一旁的背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还有一支派克笔。

秦沐恩拿起笔,先是画出北方营地的位置,然后又画出丛林,在丛林当中画了个圈,说道:“野人的住地,就在这里,距离营地,在一公里半到两公里之间。”

接着,他继续勾画,说道:“这段距离里,布置得陷阱较多,北方营地的幸存者,不能直扑野人住地,得绕行前往。”他边说边画,继续道:“我带来的人,住在野人营地的南面,可从南面发起进攻。同一时间,我们一起攻击,南北夹击野人营地,可将其一举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