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老者点头。

“据现场的人说,秦天鸣被他们伤得很重,后来应该是姓叶那小子出手救了他。”

“知道是什么人吗?”方浩杰眉头微微一皱。

“还没查到。”老者摇头回应:“他们跟姓叶那小子发生冲突后,其他人就跑了,所以不知道后面的事。”

“马上派人去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方浩杰略作思考后道:“郑荃再怎么也是我们的人,不能让人说杀就杀了!”

“好的!”老者再次点头,略微顿了顿后继续问道:“三少爷,风月轩那边要不要找人跟警署打声招呼?”

“既然是龙堂指使的,还能找谁去说!”方浩杰咬牙切齿道:“这个账让那个姓叶的小子来还!”

话音落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叮铃铃!

这天下午,叶凌峰正在公司打坐修炼,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草医堂杨老的来电。

“杨老,有事?”按下接听键后,叶凌峰开口问道。

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

“叶神医,请问你现在方便吗?”杨老的语气略显沉重。

“方便,出什么事了吗?”叶凌峰略微一愣。

“今天接诊了一个病人,情况有点特殊,如果叶神医方便的话,能否麻烦叶神医跑一趟?”杨老开口问道。

“那我马上过来!”叶凌峰再次一愣后回应道。

“谢谢叶神医!”杨老略显感激的回应一声。

挂了电话后,叶凌峰跟沈蕴雅打了声招呼后和冷冽两人往停车场而去。

四十分钟左右,两人走进草医堂大厅。

“叶神医,又劳烦你了。”杨老快步迎了上来。

“杨老不用客气。”叶凌峰笑着摇了摇头:“病人什么情况?”

“病人是今天上午来草医堂就诊的,来的时候,浑身忽冷忽热,体温一直在34到42度之间波动。”

杨老一边领着叶凌峰两人往病房走去,一边开口介绍道。

“这么神奇?”叶凌峰略微一愣。

正常来说,要就是低温,要就是高烧,什么可能忽冷忽热!

“嗯!”杨老点头:“我给他把了脉,感觉他心中有两股气流在交替发作,我一时半会查不出什么原因。”

“先去看看!”叶凌峰微微点头。

不一会,来到病房,放眼看去,只见一名中年大汉躺在病床上,浑身不停发抖,脸上苍白如蜡,整床被单都被虚汗浸透。

“医生,我老公他这到底是怎么了?”一名穿着朴素的中年女子满脸泪水的看向杨老哽咽道。

“这位家属,你先别急,马上让叶神医帮你老公看看,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杨老回应道。

两人说话间,叶凌峰已经来到床边坐了下去,接着伸手搭上了病人的脉搏。

“嗯?”几分钟过后,叶凌峰皱了皱眉。

正如杨老所说,病人的体内确实有两股至寒和至热的气流在冲击他的身体各个部位,而且交替的频率非常快。

叶凌峰同时判断出,如果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几个小时,病人的器官便会被彻底损坏,神仙难救。

“叶神医,怎么样,能查出什么原因吗?”待叶凌峰将手收回来后,杨老开口问道。

“中毒了!”叶凌峰略作思考后回应道。

“中毒?”杨老略微一愣:“什么毒会产生这样的后果?”

“具体什么毒,暂时还看不出来!”叶凌峰微微摇头。

“那叶神医能帮他治疗吗?”杨老继续问道。

“只能试试!”叶凌峰说话的同时从身上掏出银针开始忙活。

二十分钟左右,叶凌峰在病人的脚底板和头上分别扎进了十多根银针。

随后,叶凌峰将手按在病人的胸口处,一股真气灌入了病人的身体里。

下一刻,杨老等人便看到每根银针的根部都有一丝墨绿色的液体溢了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病人的脸色逐渐开始恢复血色,精气神也逐渐开始好转。

呼!

再次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叶凌峰将手收回,然后将银针逐一拔了出来。

“叶神医,可以了吗?”杨老随后开口问道。

“还差一步!”叶凌峰微微摇头:“我写个药方给你,你安排人让给他煎药,看看病人喝了药后的情况才能下定论。”

说完的同时,从一旁拿过纸和笔刷刷刷的写了起来。

“我马上安排去煎药!”杨老接过药方后转身跟身后的工作人员交代了一声。

“孩他爹,你感觉怎么样?”此时,中年女子来到病床边满脸担忧的问道。

“我…我感觉好多了,那…那种忽冷忽热的感觉已经好多了…”中年大汉开口说道。

“真的啊?”中年女子抬手擦了擦眼泪水,接着直接朝叶凌峰跪了下去:“谢…谢谢叶神医!”

“这位阿姨,你别客气,这是我们医生应该做的,你先起来,我有几个问题跟你了解一下。”叶凌峰将女子扶起来后继续开口。

“你老公最近几天有没有吃什么特殊的东西?”

“没有!”中年女子非常干脆的摇了摇头:“我们家条件有限,除了一日三餐之外,一般情况下不会买其他东西吃。”

“那有没有去过其他什么特别的地方?”叶凌峰继续问道。

“也没有!”中年女子再次摇头。

“我老公之前一直在市区的工地做苦力,前段时间腰部扭伤了,这几天一直在乡下家里休息,连大门都很少出。”

说到这里,中年女人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补充道。

“对了,我们村子里面还有不少人跟我老公的情况差不多,只不过症状没有这么明显而已。”

“嗯?”叶凌峰略微一愣:“那他们也跟你老公一样,都没外出过或者吃过什么特殊的东西?”

“应该没有!”中年女子略作思考后回应道。

“那他们现在情况如何?”一旁的杨老眉头皱了皱后再次问道。

“他们的症状因为不是很明显,所以并太在意。”中年女子再次开口道。

“有几个相对严重的人,去我们那一家二级医院看了,医生说是发烧,给他们开了点退烧药。”

“但吃了两三天,症状好像越来越严重。”